《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 - 第6章 恩威並重

  「罪臣蒙恬……」蒙恬轉身附身一拜,卻覺得嘴角發苦,眼前這個皇帝,為什麼從頭到腳,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還有這些東西,任何一樣都是足以改變這個世界的神奇造物!

  正當蒙恬艱澀難於開口低頭的時候,嬴胡亥卻上前一步,雙手扶起了蒙恬,大方一笑:

  「蒙將軍慧眼使得這些寶物,朕打算啟用你為郎中令,卻不知蒙將軍可有心意?」

  不等驚愕之下的蒙恬表態,嬴胡亥又道:「此外,馬蹄鐵、馬鐙、曲轅犁的製作,都算是我朝重中之重,短時間之內,決不可泄露的秘密,朕也打算委任將軍特此監造。」

  蒙恬心中又是一驚,皇帝什麼時候會這麼為他人情面考慮?

  而且對自己如此信任,直接將郎中令的官職拱手送出?

  再想到接到聖旨,便直接拔劍自殺,幾乎可以說是無有半點城府的扶蘇公子。

  蒙恬心中甚至覺得這兄弟兩人高下立判了。

  「臣……」蒙恬準備低頭,卻依舊覺得心中苦澀,「臣叩謝陛下天恩!」

  嬴胡亥見狀,嘴角閃過一絲得意之色,心中暗自道:小樣,自己弄出這麼多劃時代的東西,又許給高官厚祿,但凡是心存一絲求生之念的人,自然都知道該如何選擇。

  「眼下天色不早,蒙愛卿一路舟車勞頓,先回府休息去吧,三日之後,你把這馬蹄鐵、馬鐙、曲轅犁這三樣東西弄一個章程出來,朕要親自過目。」

  蒙恬心中嘆了一口氣,似乎是把某種執念放下了一般,拱手道:「微臣領命!」

  看着蒙恬退下,嬴子嬰也走上前來, 拱手一拜:「皇帝,微臣也先行告退。」

  「子嬰且慢!」嬴胡亥笑眯眯的打量着嬴子嬰:「朕前些時候,誤信奸臣趙高,這才招致天下黔首非議,現而今趙高此賊已經伏誅,其家族更是下獄,朕着令你將趙高謀反一事昭告天下,好叫天下人知道此賊的狼子野心。」

  嬴子嬰表情起了些微妙的變化,但他和楊端和兩人都是那種非常有眼力見兒的人,急忙拱手道:

  「陛下所言甚是,趙高此賊欺上瞞下,令天下人誹謗吾皇,論罪當誅,臣建議夷三族,以震懾宵小之輩,令天下風氣大明!」

  嬴胡亥看向嬴子嬰的目光中都不免帶有一絲欽佩之色,難怪這小子在歷史上那個嬴胡亥發瘋似得,清洗大秦皇族的時候,唯獨他能倖免,甚至還能熬到最後誅殺趙高。

  果真不是一般的機智。

  「此外!」嬴胡亥聲音一沉:「趙高亂政,朕身為一國之君,有着不可避免的責任,着令左右丞相,李斯、王琯,為朕草擬罪己詔,在趙高的罪行昭告天下之後,一併頒發!」

  「陛下不可!」嬴子嬰急忙俯身下拜:「若是如此的話勢必令陛下天威折損,日後如何統御億萬子民?」

  嬴胡亥卻淡淡一笑,看了一眼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嬴子嬰,平靜道:「子嬰,天下人皆以為朕得位不正,然而朕以為,天下乃有德者居之。」

  「上古時代,堯舜禹禪讓皆乃是有德聖人,夏桀無道,遂失其國,商紂暴虐,武王稱尊宇內。

  讓周王朝八百年國運,周王無道,才令天下紛爭不斷,我大秦秉承天命,下受萬民,君臣一心,才一統天下,開創萬世未曾有的盛世。

  先帝傳大統於朕,朕可令天下強盛,萬民免於饑饉,至於那嬴扶蘇,呵!除了念幾句儒家經典比朕順口一些,還能做什麼?

  當年父皇還在的時候,天下人都拿修長城的事情來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