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 - 第5章 蒙恬歸來(2)

何?竟然可以令人這般立在馬背上,簡直如履平地了!」

  嬴胡亥嘴角一翹:「蒙將軍鎮守邊關多年,與匈奴人交戰時候,只怕也能察覺出來我大秦士卒和那些匈奴人比起來,並不善於騎戰,但是有了這馬鐙以後,匈奴人的優勢,恐怕也就沒多少了。」

  司馬欣隨即翻身下馬,蒙恬忍不住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那馬鐙,他猛然看嬴胡亥。

  「不錯,此物正是朕親自觀摩士卒騎馬,隨即造出,蒙將軍還覺得但凡是先帝子嗣,皆有資格繼承帝位嗎?」

  蒙恬語塞,身為大秦帝國上將軍的他,自然明白這小小馬鐙,對於整個天下,將會帶來多麼大的改變!

  見蒙恬這等模樣,嬴胡亥非常滿意,自己得位不正,想要改變蒙恬心中的怨恨和不滿,那就只有表現出足夠驚艷的才能來,只有這樣或許才能征服蒙恬!

  「蒙將軍再看,這駿馬四足之上,又是何物?」嬴胡亥話音落下,司馬欣領着幾個禁軍,又把馬蹄上包裹着的麻布取走。

  「啾——」駿馬打了一個響鼻,前蹄重重的敲打在地面上,發出咔咔的響聲。

  「這……」蒙恬表情又是一變,他甚至親自彎下腰,托起馬足,撫摸着上邊的馬蹄鐵,在一轉,他的眉頭簡直擰成一個疙瘩,皇帝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充滿智慧?

  難道之前自己看到的樣子,都是裝出來的?

  軍中戰馬損耗最多的地方,不在於征戰廝殺,而在於馬蹄磨損過度以後,破裂流血而死。

  這種辦法,在這個時代完全沒法避免。

  嬴胡亥眯着眼睛發笑,因為他看到蒙恬臉上的表情變化,就像是他曾經看的特效電影裡邊,人物走火入魔時候給的特效一樣。

  「此外,朕曾親自見過農人耕種之難,故而耗費心思,製作此物,喚作曲轅犁。」

  本着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原則,嬴胡亥揮動了一下自己寬大的黑色龍袍衣袂,白起順勢展開那一張卷在手中的綢布。

  「啪!」

  綢布一下展開,上邊露出了一張草圖畫作的曲轅犁形狀,前頭是一頭牛,後邊則是一個推着犁走的小人,頭上還帶着一個斗笠。

  嬴胡亥對於自己的簡筆畫非常滿意,雖不說多麼生動形象,但卻已經把曲轅犁這種新鮮物件活脫脫的表現出來了。

  而至於曲轅犁這種東西的出現,在人類農業史上,則堪稱為具有劃時代意義。

  按照歷史而言,這東西還要再等千年時間,方才會出現。

  嬴胡亥嘴角微翹:「此物耕地,堪稱……」

  「神器!神器啊!」蒙恬忽然放聲痛哭了起來。

  嬴胡亥表情詫異了一下,蒙恬北修長城,自然屯兵開荒,他肯定比嬴胡亥更加清楚這曲轅犁的重要性。

  「只是……也不用如此失態吧!」嬴胡亥心中是真的有些愕然了,甚至於心中有些擔憂起來,自己一下子弄出這麼多超前的東西,蒙將軍會不會刺激過度……瘋了?

  「倘若此物早出現十年,那些跟隨罪臣修築長城的民夫將士們,又何至於餓死千千萬萬!」

  嬴胡亥嘆了一口氣,看着痛哭流涕的蒙恬,他緩步走上前去,拍了拍蒙恬的肩膀,聲音低沉且凝重:

  「蒙將軍,你也看到了,朕勵志於讓這個天下更好,讓這天下萬千黔首,都能吃的上一口飽飯!」

  看着悲慟而哭的蒙恬,嬴胡亥心中忍不住再補充了一句:「所以,蒙將軍你就從了朕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