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 - 第5章 蒙恬歸來

  蒙恬回來了!

  陽周距離咸陽本來就很近,嬴胡亥感覺自己從李斯府邸回來以後,把一些準備的後手布置下去以後,才閉上眼睛在榻上躺了片刻時間,就得到司馬欣奏報,說嬴子嬰已經把蒙恬接回,現在兩人正在寢宮外求見。

  嬴胡亥一聽,頓時睡意全無,直接從榻上坐了起來,沉聲道:「宣進來……不,朕親自出去!」

  司馬欣拱手退出,片刻時間後,大殿外傳來了一個如同洪鐘被敲打時候,發出震耳欲聾,攝人心魂的聲音。

  「罪臣蒙恬,參見吾皇萬歲!」

  嬴胡亥嘴角微翹,背負雙手,緩步走到了大殿門口,只見得一個穿着灰色囚徒衣裳的壯漢,正雙膝跪在大殿門口外。

  嬴子嬰和韓談兩人,也跪在一邊上。

  嬴胡亥眼眸微微一轉,盯着那個身穿囚徒衣裳的人,這個人,便是名傳千古的大秦名將——蒙恬!

  「蒙將軍!」嬴胡亥沉聲道:「朕知道你心中對朕即位不滿。」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瞬間變了臉色,尤其是把蒙恬接回來的嬴子嬰,他心頭大震,生怕嬴胡亥一揮手,直接讓司馬欣斬了蒙恬。

  無數雙目光都落在了蒙恬身上,這一刻時間都彷彿凝固了一般。

  終於,三個呼吸的時間過後,蒙恬微微搖了搖頭:「罪臣絕無此意,陛下是先帝的子嗣,當然有資格繼承帝位。」

  看這樣子,嬴子嬰那張嘴說一路上和蒙恬說了不少話。

  「哈哈哈……」嬴胡亥長笑一聲:「好,好一個先帝子嗣都有資格繼承帝位,帶進來,朕讓你看幾樣東西,等你看完這幾樣東西以後,朕還想聽你說這句『先帝子嗣都有資格繼承帝位』的話。」

  話音落下,嬴胡亥率先甩動帝袍寬大的衣袖,轉身走進寢宮中。

  「司馬欣,把朕讓你準備的東西拿進來!」

  「喏!」司馬欣趕緊拱手一拜。

  立在禁軍邊上的白起眼神抖動了幾下,捏着劍柄的手,這才放鬆下來,快步跟隨嬴胡亥走了進去。

  「蒙將軍!你……你為何說這樣的話?這讓其他公子如何自處?」

  蒙恬搖了搖頭:「子嬰,你覺得諸位公子與我蒙恬,誰和長公子扶蘇更為親近?」

  「這……」嬴子嬰遲疑了一下,卻還是點頭到:「自然是蒙將軍你!」

  「這就是了,如果皇帝真的是寬宏之主,我蒙恬與長公子扶蘇走的那麼近,都能被赦免,那諸位公子,又會有什麼災禍臨身?」

  嬴子嬰愣住,他人還在原地,蒙恬就已經大踏步的走進寢宮去了,看着蒙恬那挺得筆直如標槍一樣的背脊,嬴子嬰忍不住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何必呢?活着不好嗎?」

  嬴胡亥轉身坐下,司馬欣則帶着一群禁軍快不走了進來,甚至於還牽着一匹馬,那馬背上被一塊紅色的絲綢遮蓋住,馬蹄竟然也用白色的麻布給包裹了起來,看得蒙恬有些不解。

  此外,白起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裡拿着一卷綢布,立在嬴胡亥身邊,卻不知到底是什麼意思。

  「蒙將軍必定一頭霧水。」嬴胡亥揮了一下手:「取下來!」

  司馬欣應喏一聲,將馬背上的紅綢布扯了下來,赫然露出一隊馬鐙來!

  「上去!」嬴胡亥低喝了一聲,司馬欣翻身上馬,雙腳勾在馬鐙裡邊,單手持戰矛,直接人立而起!

  「這……」蒙恬表情驟然一變,隨即雙目發光:「此物……此物究竟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