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王之王》[倒王之王] - 第8章 夢中的婚禮

「誒,第一次開張失敗了。」

走出別墅外,林風庭苦悶地說道。

流浪漢卻是悶悶不樂,說道:

「老徐能讓我們兩個完好離開你就偷着樂吧!」

林風庭從兜里掏出那黃牛角,嘴裏嘀咕道:

「突然有點希望他受點影響了,我也能把這對牛角出了搞點小錢。」

「不要私慾過重,對你不會有好處滴。」

流浪漢說著,闊步離開,不想離這個是非之地太近。

老徐並沒有告訴他們,是誰在背後中傷流浪漢,只是答應有空介紹他們認識。

走到大道上,流浪漢突然和林風庭說道:

「今天沒心情教你了,你自己回去吧,今天給你休息一天。」

說罷,流浪漢又像騰雲駕霧一般,飄飄然離去了。

林風庭一臉無奈,這師父,雖然平時不顯露本事,但想躲着誰的時候,居無定所,是誰都找不到他。

這倒是讓他明白,師父對老徐和那個胖子是問心無愧,並沒有躲着對方。

林風庭坐了公交回了家,宿醉的影響還是讓他暈暈沉沉的,索性他直接上床補覺了。

迷迷糊糊中,他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道路中間。

道路的一邊穿過了一片樹林,昏暗的環境讓他看不清之後通往何方。

而另一邊則是延伸到了一個村子。

林風庭對自己上床睡覺這件事有印象,但對這個地方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這是在做夢嗎?」

他心中嘀咕道,但他現在感覺自己醒着,也感覺周圍一切都是夢境。

沿着路,他往村口走去。

村口立着一塊一人高的岩石,大概有兩個人這麼寬。

林風庭摸了下那石頭。

冰涼的觸覺直接從掌心傳來,猶如置身冰窟。

如此凍人,卻沒讓林風庭醒來,讓他心中有一絲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他繼續往村子裏逛。

村子不大,就十來戶人家,都是那種老舊的石頭房和瓦片頂。

但是家家戶戶門窗緊閉,天這麼黑,沒一戶人家透出光亮。

「咋回事啊?這是什麼夢?好像有點無聊了。」

林風庭嫌棄道。

繼續逛着,他突然發現,村子旁邊是一片梯田,而梯田之上,有一座房子燈火通明。

林風庭瞬間來了興趣,直接往那邊跑去。

「呼,累死了!媽誒,沒想到在夢中跑着也能這麼累!」

林風庭坐在田埂上,累得氣喘吁吁。

終於緩過氣來了,他才往那燈火通明的房子走去。

等到了房子跟前,他才發現,原來那是一座宗祠。

宗祠之中,案桌上點了上百根蠟燭,燭光映射地房子富麗堂皇,也燥熱異常。

「這裡是哪裡?」

林風庭走到門口,抬頭一看。

他只能看到宗祠上的牌匾刻着三個字,但他認不清是哪三個字。

往裡一看,林風庭這才發現裏面並不是空無一人,而是在門口兩側分別站了幾十個人,密密麻麻的。

「你好?」

林風庭試探性地喊了一聲。

眾人呆若木雞,並無應答。

一股陰森恐怖的氣息撲面而來,但房間如此亮堂讓林風庭並沒有太害怕。

他嘗試去看清兩側人的模樣,但就跟牌匾上的字一樣,他看不清任何人的模樣。

「夫君,你來了呀~」

突然,案桌後,有個女聲響起。

只見一個女子一襲白裙襯托着曼妙身材,從案桌後緩緩走到前來,在林風庭的面前停下,蹲身行禮。

「啊?」

林風庭有點緊張,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結婚想瘋了,竟然夢到這種情節。

不容他猶豫,女子便牽着他的手往案桌前走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

一個雄厚的聲音喊着,女子率先行禮,林風庭則是佇立在原地。

「算了!管他呢,反正是夢。」

林風庭心裏偷着樂,直接乾脆和她一起行完禮。

行禮完畢,林風庭面對那一襲白裙的女子,緩緩地掀開了她的面紗。

「哇哦!」

絕色面容頓時出現在林風庭面前,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

那女子唇紅齒白,面容皎潔,劍眉鳳眼,清秀非凡,簡直就是一個絕色美人!

可能是被林風庭盯了久了,女子嬌羞一躲,側過臉去。

林風庭心癢難耐,不顧廳堂之中的眾人,慢慢地親了上去。

兩人的臉越靠越近,林風庭的心跳也越來越強,幾乎躍出心窩。

少女也嬌羞地閉上了眼睛,迎了上去。

眼看朱唇就要和自己的嘴唇碰上,周圍突然天搖地動!

林風庭緊張看去,竟是案桌上供奉的神像左搖右晃,突然身形大漲,化作一大漢!

只見那大漢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聲若巨雷,勢如奔馬,直接踩碎案桌,往林風庭面前走來。

「要娶吾女,先過吾之三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