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出山!》[道士出山!] - 第8章 午夜鬥法(2)

一直守在門外,等着你出來!」

當所有人出去之後,朱星星關好門,拿鎮一切邪崇符將大門也給封死。

隨後他開着房間的燈,搬來一條木凳,坐在法壇前,手握桃木劍,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等待着。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房間之內安靜無比,甚至可以清晰的聽見秦雪的呼吸聲。

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疏忽了一點,連忙取出了三枚古銅幣,將其中一枚貼在了秦雪的額頭上。

如此做法,就算是厲鬼來了,也附身不了秦雪的身。

隨後將另外一枚古銅幣放入自己的嘴中含住,這樣可以保證自己不被厲鬼附身。

六爻派弟子的三枚古銅幣,都是自幼以陽氣孕養的,乃極陽之物,是諸多厲鬼的剋星。

重新回到木椅上,耐心的等待。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他看了看錶,現在已經凌晨2:30。

正是一晚上陰氣最重的時候,忽然房間內的白熾燈閃爍起來,彷彿電路不穩。

很快房間內居然吹起了陰風,涼颼颼的。

朱星星知道,那隻厲鬼要來了。

他立刻抓起法壇上的觀音土,在自己的左右肩頭各自一拍,如此便可熄滅兩盞陽火,使自己可以瞧見鬼怪。

只是如此做法十分危險,非道門中人,萬不可輕用。

隨後他再吃下些許觀音土,讓自己可以說鬼話,與鬼交流。

很快房間內徹底暗了下來,只有三柱長香還在不斷燃燒着。

房間內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朱星星屏氣凝神,細細的感知着,雙目死死的盯住粉色大床上的秦雪。

他知道那隻厲鬼一定已經在房間裏面了,只是現在太黑,他的雙眼還看不清。

雙眼需要時間來適應這種黑暗,再給他一會時間便能夠瞧清楚。

就在這時,他身前的法壇忽然劇烈地晃動起來。

下一刻,香爐中的三根長香其中兩根居然急速的燃燒,最後燒至三分之二處直接斷裂開來。

朱星星一驚,人最忌三長兩短,香最忌兩短一長。

這傢伙故意來挑釁自己,不將自己放在眼裡呀!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眼睛已經能夠在黑夜之中看清房間中的物品規模,忽然瞧見在窗邊角落處有着一團濃郁的黑氣。

下一刻黑氣圍繞着房間快速飛動起來,隨後朝大床上的秦雪飛去。

秦雪額頭上的古銅幣之中噴出一道清光,沖向黑氣。

只見這團黑氣往右邊一閃,躲過之後繼續再上,秦雪額頭上的古銅幣清光四射,劇烈的顫抖起來,彷彿不堪重負。

「不好!」朱星星低估了這隻厲鬼的道行,一枚古銅幣還擋不住它。

他連忙將一旁地上的活公雞提起來,鬆開綁住它雙腳的繩子,隨後朝床上丟過去。

「喔喔~」

飛騰的公雞鳴叫起來,朝黑氣撲了過去。

那團黑氣彷彿是受了刺激一般,快速後退,繞着公雞飛,不敢再上前。

朱星星見它怕公雞,便決定火上澆油,拿起早就備好的一串鞭炮在長香上點燃,朝黑氣丟了過去。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整個房間之中硝煙雲瀰漫,傳來了劇烈鞭炮爆炸聲。

朱星星的雙眼一直盯着黑氣的動向,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黑氣明顯被鞭炮給嚇到了,身上的黑氣潰散,轉身便朝緊閉窗戶飛去。

看這架勢是想要逃跑,朱星星哪裡會讓它如願,立刻手捏法決起咒。

「斬邪除惡,解困安危,如干神怒,粉骨揚灰!

鎮一切邪祟符,起!」

他以道門真氣催動早就布置在房間內的所有鎮一切邪祟符;

這一刻,符咒之上散發出濃郁的清氣,將整個房間全都包裹住。

剎那間房間內陰風呼嘯,黑氣不斷潰散,其中發出了凄厲的叫喊聲。

朱星星連忙拿硃砂在自己的右手掌心中畫下掌心雷符。

同時口中念咒:「五百雷神掌中存,推開地裂天也崩,精邪鬼怪若逢此,頃刻之間化灰塵。」

三遍咒語念完,他的手中冒出了如雷霆一般的清氣。

一手抓過大量的陳米,帶着掌心雷符朝黑氣沖了過去。

右掌拍在了黑氣團之上,清氣雷霆瞬間爆開。

一道更為凄厲的慘叫聲傳了出來。

可是下一刻黑氣陡然間擴大,一道強大的陰氣震蕩開來,四周牆壁上的鎮一切邪祟符紛紛爆碎、開裂。

朱星星整個人也被震飛了出去,砸倒在後方的牆壁上。

翻滾在地,臉色一白,悶哼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大爺的~!」朱星星忍不住叫罵一聲。

明明一切這麼順利,怎麼突然間對方的陰氣陡然倍增?

就連附加陳米的掌心雷都對它起不了作用,這究竟是什麼境界的鬼物?

戰鬥還沒有結束,他可不能敗。

失敗便是死!

強忍着疼痛從地上爬起來,連忙尋找着那團黑氣在哪。

只見秦雪的身旁,那團巨大的黑氣逐漸消散,最後化成了一個身高兩米,體重看起來有四百多斤的光頭壯漢。

壯漢雙目圓瞪,臉上兩道猙獰的刀疤,嘴中牙齒崎嶇,有4顆直接暴露出來。

脖子上戴着一串由九顆人頭骨組成的串珠項鏈,上半身光着,露出它肥胖、粗壯的身軀,下身穿着一條髒兮兮染血的牛仔褲。

瞧着猙獰恐怖,噁心的讓人作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