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出山!》[道士出山!] - 第2章 中年婦人(2)

鬼魂為虛,無法干涉現實世界的任何東西,只能夠施展障眼法和幻術迷惑活人,再輔陰氣阻隔,便能夠達到剛才鎖門的效果。

其實廁所門從一開始就是「無人」的可開啟狀態,只不過被設下了障眼法。

此時陰氣一散,障眼法自然破除。

火乃極陽,但無人氣,唾沫乃人之精,人氣濃郁但陽不足。

想要破除這招障眼法,唾沫和火,缺一不可,二者相輔相成。

收好打火機,朱星星深呼吸一口氣,伸手掰下門把手,推開大門。

入眼便瞧見一張白如蠟的死人臉倒掛在廁所門口,那雙灰白卻充滿血絲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

二人的臉相距不過二十厘米,一道血痕直接從女鬼的雙目之中倒流而出。

下一刻女鬼咧嘴一笑,滿口的牙齒同樣一片血紅,其中還傳來了陣陣難聞的惡臭味。

朱星星瞧見這一幕面無表情,彷彿毫不在意一般。

這招要是用來對付尋常人或許效果不錯,對他就顯得有些小兒科。

畢竟再恐怖、噁心的畫面他都見過,該受的驚嚇在小時候就全都受完了。

朱星星邁步而入,身體直接穿過女鬼,同時轉身鎖上了廁所大門。

女鬼不走,也不攻擊,就弔掛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盯着他。

朱星星打開水龍頭開始洗手,一邊洗一邊說道:「遇上我算你運氣好,以後要怎麼樣我不管,今天這趟列車上,不准你再害人。」

他現在說得是鬼話,若是李飛龍在這裡,絕對半個字都聽不懂,認為朱星星在說外星語。

女鬼卻是聽懂了,她立刻聲音尖銳的哭泣起來,彷彿受到侮辱和欺負的怨婦一般。

「我要那個惡魔死!

她不死,我就算走到天涯海角都不會放過她!」

「人家身上有佛牌,你殺不了的,除非你願意化作厲鬼,不再投胎。」

「厲鬼就厲鬼,我已經變成了這幅模樣,沒有什麼好怕的!」

「化作厲鬼,我會第一時間將你打得魂飛魄散。」

女鬼沉默了半響,隨後又嚶嚶嚶的哭泣起來。

朱星星被她哭得煩悶,便道:「不管你與她有什麼仇,但孩子是無辜的。」

「那孩子們本是我的,與其被那惡人帶去受苦,還不如我先結了他的性命!」

女鬼凄厲的說著:「既然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上來不能夠讓他過上好日子,還不如再把他帶回去,也算是對得住他。」

「果然如此。」朱星星暗自思量,他早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從他上車開始,那個婦女就已經坐在車上。

懷中的孩子一直在睡覺,到現在過了十幾個小時,那小孩子從沒醒來過。

要知道半月大的孩子可是每隔半小時都要吃牛奶,不然就會餓得鬧騰不止,整個車廂都會傳來他的哭泣聲。

並且他觀察那中年婦女的行李,根本就沒有尿布。

倒是有一瓶牛奶,可是裏面卻泡了180毫升。

半月大的孩子吃奶應該是在20~30毫升一次。

種種不尋常讓他早就心生警覺,就算沒有女鬼的出現,他也會在下車之前找到列車乘警,告知一切。

之所以不提前講,就是為了不打草驚蛇,讓中年婦人傷害到孩子。

「我還是那句話,孩子是無辜的,你將他帶到這個世界上,是你對他的恩;

但是這並不代表你就有權利將他帶走,或許孩子自己願意在這個世界上看一看呢?」

朱星星說完這些話之後,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他很感謝自己的父母僅僅只是將他丟棄,而不是直接殺掉。

不然的話他就沒有機會遇到那麼愛他的爺爺,還有看這繁華城市的機會。

女鬼忽然不哭了,陰森森的說道:「道長,你是個好人,不如幫幫我,殺掉那個惡毒婦人,救下我的孩子,如何?」

「作為報答,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

女鬼說著說著,她的容貌和形態煥然一變。

一個面容清麗、五官精緻,穿着單薄的靚麗佳人出現在他眼前。

朱星星無視她的所作所為,只冷漠的說道:「我會救下你的孩子,作為交換,你必須得去投胎,不得再在陽間逗留。」

「好~」女鬼答應一聲。

朱星星將臉上的黃泥土都洗乾淨後,轉身出了廁所,隨後將一枚古銅幣壓在了門把手上。

如此可以防止女鬼逃出來,在他不在的時候害人。

隨後直接找乘警去了。

將他所發現的事情與列車乘警說明之後,立刻受到了重視。

很快幾名乘警和乘務從列車兩頭包圍,在中年婦人所在的車廂兩頭堵住出口,靜靜的監視着。

隨後一名乘務打開車廂的照明燈,驚醒了不少剛剛入睡的乘客。

乘務一臉平靜的說到:「我們系統發現有人逃票,所有人將車票拿出來,例行檢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