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戀呀》[單戀呀] - 第1章 零)

沃城的B市很複雜。

錢,勢力,全平街。

B市的象徵。

全平街,魚龍混雜的地方。

社會雜人,無業游民,在逃囚犯等都匯聚在那。

他們形成了一個組織。

「零」

9月4號,B市。

天空陰雲密布,細雨紛紛而下,屋子裡變得光線昏暗,空氣陰冷潮濕,令人瑟瑟發抖。

「近日,全平街若清巷發現一具男性屍體,經過……」,沈念不耐煩地關掉收音機,對開車的老李說:「全平街。」

老李:「好的小姐。」

余竺樓,311號房間。

屋內光線很暗,爐子上的煤炭發出滋滋的聲響。

男生**着上身被拷在牆上,低垂着頭,身上一片腥紅,遍布傷口。

盧傑翹着二郎腿,嘴裏叼着煙,眼神複雜地看着他,面無表情道:「叫醒。」

「是,老大。」銀澤緩緩走上前,對着男生「啪」地一聲扇過去。

男生抬頭,眼神兇狠地看着他,「呸」他囂張地朝銀澤吐了一口吐沫,望着盧傑,「你tm殺了他,**是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等着入獄吧……」

「啪」他又扇了一巴掌。

盧傑掐滅了煙,輕蔑的笑道:「**?他算個屁,老子身上背了多少條人命,他們抓到我了嗎?」他用鉗子夾了一塊煤,步步逼近。

門外,「噠,噠,噠」

沈念緩緩走來,身姿曼妙,一頭靚麗的長髮披散在肩頭,隱約間還透着一絲梔子花香,她上着淡藍色露肩襯衫,下着白色魚尾裙……

走廊兩邊整齊地站滿了人,他們見了沈念,齊聲道:「遠姐好!」

沈念點頭,淡淡道:「311,盧傑?」

「在!」又是一聲整齊的回答。

沈念推門而入,雙手環抱在胸前,慵懶的看着盧傑,「盧傑,可以了。」

聞聲,他停下動作,把鉗子甩了一邊,「回來了怎麼不告訴我,我好……」他轉過身,看清她後,眼睛一亮,「喲,遠姐又變漂亮了。」

沈念看了一眼牆上的人,不咸不淡地說:「放了。」

「這小子野的很,打傷了我很多人,怎麼可能放啊。」

「咔嗞。」沈念點了根煙,吸了口,夾在指間,「**那邊怎麼說?」

「現在是遊行大典期間,誰會在意死沒死人。」盧傑也點了根煙,「更何況這是在B市。」

沈念扔掉煙,腳踩了踩,「別再惹事了。」

「怕什麼,我們是『零』。」

男生獃滯住了,他不知道,他們是那個組織……

「行行行,」沈念擺擺手,「那就留下。」

「不行,我不同意,他不能……」

「誰管你,」沈念淡然道,「銀澤,放下來。」

「好。」

男生沒了重力,跌坐在地上。

「把他帶到我那。」說完,便走了。

門外,隱約聽見,「遠姐再見……」

盧傑「嘖」了一聲,問道「銀澤,她回來跟你說了嗎?」

銀澤架着男生,艱難地搖了搖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