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神話》[當世神話] - 第三章 往日仇恨

強/奸犯!
李問禪一愣,已經有多少年,沒有聽過這三個字了。
當年他在雲頂高中,遭受陷害,蒙受了天大的冤屈,最後被趕出了雲頂高中。
那個時候的他,人人喊打,如喪家之犬。
方恆!
一個名字,從他的記憶深處跳了出來。
這是他曾經最大的情敵。
高中學生會會長,臨安市首富方家的獨子。
他被方恆利用家裡的勢力,栽贓陷害,趕出了雲頂國際高中,他的女朋友夢紙鳶,也在夢家的極力反對下,不得不和他分手。
當時的方恆,手段非常絕,連一點生路都不留。
利用網絡媒體,將他曝光,令他在網上受盡唾罵,千夫所指,連他的家人,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在這重重打擊下,他才萌生死志,想要一死,以證清白。
所以,他去了昆崙山。
因為夢紙鳶和他談戀愛的時候,不止一次說過,想要去昆崙山看看。
他在昆崙山上,喝的酩酊大醉,最後一跳而下,結果沒死,反而跌入了一處洞天福地。
之後三百年,他一直留在那裡,練成了現在一身驚天動地的本事。
想到往事種種,李問禪眼中寒芒大盛:「方恆,你一定想不到,我還活着吧?
曾經的一切,我會加倍的還給你!」
「我原以為,往事種種,我全部已經放下,現在看來,這些心結依舊存在,只是過去我一心修行,都下意識的忽視了。」
「我心中抑鬱不平,念頭不能通達,自然神境難成。」
「既然如此,這次回來,就讓我快意恩仇,斬盡心中不平之事!」
就在李問禪憶起往事的時候。
旁邊的陳帆勃然大怒,手裡裝着紅酒的高腳杯往地上狠狠一摔,拍桌而起:「你們幾個什麼意思,想找事是吧?
嘴那麼臭,有爹生沒娘養?」
他把李問禪當兄弟,見不得李問禪受到這樣的侮辱。
「怎麼,我們說的有什麼不對?
當年李問禪是怎麼被雲頂國際高中開除的,在場的同學可都記得清清楚楚?」
其中一個高大男生直接站了起來,滿臉嘲諷。
他叫吳濤,是高中校籃球隊的人,性格一向火爆。
在高中的時候,有人和他發生衝突,被他帶人打斷過腿,他家裡有一些能量,就賠了點錢,什麼事都沒有。
「吳濤,大家都是同學,現在都在天南地北的讀書,難得能聚一場,沒必要鬧的那麼難堪。」
王月涵有些看不下去,忍不住打圓場。
她還是相信李問禪為人的,覺得當年的事情,一定有什麼誤會在內。
「呵呵,王校花,知道你人好,還願意把他當同學,但我眼裡可容不下沙子,和他做同學,我嫌噁心。」
吳濤毫不客氣。
「吳濤,你再敢多說一句,老子打爛你的嘴!」
陳帆拳頭緊握,額頭上青筋直跳。
「笑話,陳帆,就憑你這瘦猴兒,我讓你一隻手,你也不是我對手。
你是不是以為,你陳家還是以前那個陳家,覺得我不敢動你?
信不信我一拳就把你打趴?」
吳濤目露冷色,一步一步走向陳帆,他身高至少有一米九,一對臂膀比陳帆的胳膊還要粗,整個人孔武有力。
「怕你啊!」
陳帆抄起一個酒瓶子一砸,握住尖銳的半個碎瓶子,豪不退讓。
李問禪看在眼裡,目光已是冷了下來。
辱他是強/奸犯,他並不在意。
但陳帆是他兄弟!
「也罷,今天就見點血,省的別人以為我和我兄弟好欺負。」
就在李問禪殺氣騰騰,將要出手的時候。
王月涵連忙向李然道:「不好,要打起來了,李然,你去勸一勸吧。」
李然以前就是他們班的班長,加上他出身的李家,也是臨安市的豪門,僅比以前的陳家稍弱一籌而已。
再有他八面玲瓏,很善於結交朋友,和臨安市最頂級的二代圈子,都有很深的聯繫,所以他在班裡,一向很有威望。
只要他開口,吳濤肯定會給面子。
李然看了眼王月涵,眼底閃過一抹欣賞之意。
  {(最p新章。
節PF上t酷q匠,網 王月涵畢竟是校花,現在又是網上著名的大主播,這樣一位美人開口,一點舉手之勞,他還是不介意的:「吳濤,回來吧。」
「哼,今天就給李班長一個面子,算你們好運。」
吳濤走了回來,李然他還是不敢得罪的。
「這群王八蛋,真是欺人太甚。」
陳帆怒罵道。
他的眼底,閃過一抹不可察覺的黯然。
臨安市陳家,昔日大名鼎鼎的家族,在臨安市整個上流圈子中,是能排入前五的豪門,黑白兩道,都有不小的人脈。
那個時候,吳濤哪敢來招惹他?
後來李問禪出事之後,也是他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