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我是被騙來,只想活下去!》[大明:我是被騙來,只想活下去!] - 第8章 鶯花事業

面對着王強的嫌棄,李末白並不以為然,他的手肘很自然的搭在了王強的肩膀上。

他臉上散發著**的笑意,雙眼直勾勾的盯着王強,等待着王強能夠跟自己講講秦淮河畔的鶯花事業。

鑒於李末白腦子有問題,而且還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王強也只能忍受着巨臭,說道:

「這秦淮河畔的鶯花事業,早在洪武元年,陛下就敕令建造輕煙樓、淡粉樓、梅妍樓、柳翠樓等十六樓以容納官妓。」

「從武定橋到利涉橋,延伸到釣魚巷,再至水關臨河一帶,密密麻麻地一家挨着一家。」

「那裡頭住着的,皆是艷驚江南的名妓,這些女吏們的居所稱作河房,也有一些人稱之為河樓。」

「這些河樓構築極為精巧華麗,雕欄畫檻,絲幛綺窗,看上去宛如仙家境界。」

「這一帶的河樓雖然眾多,但其中名聲最響的,莫過於輕煙樓、淡粉樓、梅妍樓、柳翠樓四家。」

其實,當年朱元璋下令建造這些鶯花場所,雖然名為官妓,可他並不允許朝中官員涉足。

官妓的意思就是公家的妓院,而這些場所,就是讓那些有錢的商人們進去消費享受。

這樣一來,不僅能夠營造出一種太平盛世的感覺,也順便能為國庫多增加點銀兩。

不僅如此,朱元璋還建造了來賓樓和重譯樓,專門招待來明朝的外國使節。

聽到王強的介紹,李末白的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一顆躁動的心撲通撲通的亂跳。

他眼神之中儘是一幅幅春色無邊的畫面。

他的這副模樣,根本就不像是個即將被問斬的囚犯,反倒是像一個來到明朝的遊客。

見到王強忽然打住不說,他急忙問道:

「既然有那麼多河房,為何只有這四家名聲最響亮?」

王強打開了話匣子,似乎那股屎臭味,在那些胭脂金粉的面前,都消散了許多,他接著說道:

「當然是因為這四座樓的主人了,這四座樓就是以她們的名字命名的,她們皆都是色藝雙佳、技壓群芳的當紅名妓。」

「就算是公子王孫,豪門巨賈,想要登門造訪,一親芳澤,那都得提前預約。」

李末白如痴如醉的聽着,他記得當時聽同事說過,某地某式服務,也是技壓群芳,聞名天下,並且成為了當地的一種特色。

只可惜等他興緻勃勃趕到的時候,那地方已經徹底涼涼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已經搭在了王強的手背上。

他輕輕的撫摸着,一臉陶醉享受的模樣,讓王強瞧得頭皮發麻。

王強頓時驚醒了過來,那股屎臭味瞬間就撲面而來。

他嫌棄的甩開了李末白不安分的手,立刻站起身來,他仔細的打量着李末白。

瞧他這細皮嫩肉的,模樣清秀,卻沒有想到竟然是好色**之徒。

而且連個大老爺們他都不放過!

這傢伙該不會有龍陽之好吧!

王強心中駭然。

他用衣布使勁的擦拭着手背,慌忙的來到馬車的門邊坐下,雙眼防備的盯着李末白的一舉一動。

還在陶醉中的李末白,忽然感覺到細皮嫩肉的小手突然不見了。

他猛然睜開眼睛,卻看見王強坐在門邊盯着自己。

他可不管王強現在是什麼心情,什麼表情,關於這等事情,他感覺自己永遠都聽不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