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說馬甲要慢慢扒》[大佬說馬甲要慢慢扒] - 第9章 難纏的一家人

南宮知術這一輩有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分別是老大南宮知儒,老二南宮知術,老三南宮知赫,老四南宮鳶,南宮鳶是老兩口唯一的女兒,遠嫁西北。

南宮紫黛知道她這個姑姑現在生活的還行,南宮鳶喜歡探索沙漠,高原這類地形,她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一片沙漠地帶。

南宮鳶不是什麼嬌氣的人,身處自己喜歡的地方,總沒有什麼怨言的。

「呦,黛黛和言言也來了啊?」剛拿起一個小蛋糕,一個令南宮紫黛無比厭惡的聲音就傳來了。

南宮紫黛轉過身:「三嬸有事嗎?」

路緋道:「怎麼,我是你三嬸,沒事就不能喊你了?」

這是典型的來找茬的,南宮紫黛說道:「三嬸您沒事兒吧?有事沒事你喊我名字幹嘛?大伯舉辦的宴會我來了不挺正常的嗎?你怎麼一副我不該來的樣子?」

「堂姐,名字起來就是給人叫的嘛,你為什麼要說我媽媽?」南宮泱泱護在路緋前面。

南宮紫黛看都沒看她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名字是給人叫的,可不是給她叫的。」

說罷,沒有理會路緋氣成豬肝色的臉,徑直離開了。

南宮紫黛在人群里尋找沈芋圓,意外的發現南宮知術三兄弟和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愁眉苦臉的在一起說著什麼。

她走過去,原來那個男人就是南宮知儒合作的企業家,他們發愁的原因是那個外國資本家的資助的事情。

宴會上,一切都在如常進行着,可那位資本家來了以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