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 - 第五章 不是讓你們欺負的(2)

一聲,沒管。

進了廚房,虞相思回身拉上門。

「說吧,想說什麼。」她微微後仰,倚在牆壁上,眉尖微挑起來。

虞暖動作輕柔地盛飯:「姐姐,愷陽不會回到你身邊的。」

虞相思驀地眯起眼。

「從小你就比我厲害,所有人只看得到你。但從此以後,我想要的東西,我會一點點地拿到手。」

虞暖盛好飯,直起身來,衝著虞相思微微笑。

「姐姐,這才是第一步,遲早,我會把你擁有的東西,都搶回來。」

她走到虞相思面前,抓住她的手,把盛好的飯硬塞到她手上。

飯碗滾燙,虞相思指尖一縮,皮膚被燙得微紅。

她垂眼看着冒着熱氣的飯碗,低笑一下:「所以,陸愷陽,是因為你要報復我,故意把她從我身邊搶走的?」

她若有若無地透過門縫隙,看了一眼門口的陰影。

「當然,我要的,不僅僅是他。」

虞暖附到虞相思耳邊,一字一句,緩慢地說出口。

兩人出去的時候陸愷陽正坐在座位上喝湯,面色如常,可有些泛白。

虞相思冷笑一聲,端着碗坐到了座位上。

一頓飯,吃的人心思各異。

虞相思率先放下筷子,動作優雅地擦了擦嘴巴:「吃飽了,我就先走了。」

「姐姐,喝碗湯吧。」虞暖開口,說著,手下已盛了碗湯,遞到虞相思手邊,手腕微微翻着。

虞相思輕笑一聲,捏住她的手腕,給她送了回去:「誒,可別了,受不起。」

她心底冷笑,這點小技倆還想來搞她?

她捏着虞暖手腕的手指微微用力一彈,那碗滾燙的湯已盡數灑在了虞暖的腿上。

虞暖驚呼一聲,手頓時鬆了。碗砸在地上,噼里啪啦地全碎了。

「暖暖!」周芳忙站起來,厲聲喝道,「虞相思!你瘋了不成!」

虞暖輕聲嘶着氣,湯滾燙着,落在腿上,痛得她眼眶都驟然紅了起來:「好痛……」她尾音拖長了,靠在了旁邊的陸愷陽身上。

陸愷陽身子一僵,想起剛剛聽到的事,手下意識地往回一縮。

可看着虞暖通紅的眼眶,和不住顫抖着的身子,還是心軟了,把她攬進懷中。

「暖暖,沒事沒事,不哭,啊。」他親了親她的額角,眼底一片心疼。

虞相思冷眼看着,心裏只覺諷刺。

「三天時間,讓律師擬好股權轉讓書。不然,得罪了溫家,就是你們的事兒了。」

她輕挑了下眉,雲淡風輕的轉身離開。

可,剛出家門,還未幾步,虞相思便感到手腕驀地一緊。

她臉色冷了,「你幹什麼?」

「你們剛剛在廚房裡說什麼了?」陸愷陽攥住她的手腕,眉心擰得死緊。

「你不是都聽到了嗎?」

「虞相思,是不是你威脅暖暖什麼了?!你到底安的什麼心?!」陸愷陽面色嚴肅,眸中還帶着虞相思並不熟悉的厭惡。

虞相思簡直想笑。

她威脅虞暖?

這男人該不是被虞暖灌了迷魂湯?那樣的話都聽見了卻還在為她說話。

虞相思掙不開他的手,眉擰得死緊,半晌,怒道:「放手!我不喜歡她這個妹妹,更不稀罕你這種男人!」

陸愷陽咬牙,手下的力度也越大,攥得虞相思覺得有些痛。

然而這時,高大挺拔的男人從不遠處走過來,來到虞相思身邊,毫不留情地攥住陸愷陽的手腕,把他整個人都甩到了一邊。

接着,將虞相思的肩輕輕一帶,把人完完全全的護在了身後。

「她在這裡,不是讓你們欺負的。」

虞相思看着男人挺闊的後背,嗅着鼻間繞着的清冽冷香,呆了。

溫墨琰?他怎麼會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