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空間去逃荒隱藏皇叔又追來了》[帶着空間去逃荒隱藏皇叔又追來了] - 《帶着空間去逃荒隱藏皇叔又追來了》第5章 百倍償還

沐梓玥想起劉李氏一大早找她撒潑的樣子,雖是無奈卻也理解。

誰家夫君重傷,生死未卜,還能心平氣和?

「劉縣丞昨晚受傷就直接被他家人安置在自家棚子了,傷也是周郎中親自診治的,辰時末就醒過來了。」

魯大牛趕緊彙報了自己知曉的情況。

李林看着沐梓玥行動自如的從棚子里走出來,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大人的傷怎好的如此快?

昨天他可是親眼看着大人中的箭,那箭差一點就射中心臟了。

夫人不愧是神醫,拔箭不過六個時辰,大人竟能恢復如初,也不知夫人給大人用了何種神葯?

片刻後,李林才反應過來追了上去,他心中疑惑卻不敢問。

幾人說話間,就到了劉文修家的草棚子。

「劉縣丞可醒了?縣令大人特來看望。」

魯大牛與劉文修共事了幾年,對劉家的情況比較了解。

怕劉李氏再出言不遜,便故意大聲說話,劉文修聽見自會先敲打劉李氏。

「謝大人關心,下官已經大好了,只是不便起身行禮,還請大人見諒。」

草棚里傳出劉文修的聲音,聽起來不說中氣十足,但也還有幾分精神。

劉文修是個很識實務的人,家族在甘野縣也有些勢力。

雖說是鐵打的縣丞,流水的縣令。

但他貫會審時度勢,凡事留餘地,在幾任縣令手上都被信任和重用。

只是劉李氏早年只是個村婦,後來劉文修做了縣丞,就多少有點兒不知分寸了。

但她這手段連真正後宅婦人的小把戲都算不上,倒也無傷大雅。

「看起來,氣色還不錯,你手臂和腿上的傷也無需擔心,周郎中可是咱們甘野縣最好的郎中了。

他若不成,我母親也是神醫世家的傳人,總會想法子讓劉縣丞恢復如初的。」

沐梓玥幾人既然是來看望,自是要進棚子的。

只是臨時棲身的草棚子,實在容納不了多少人。

她們進去看了劉文修,又關心安撫一番便退出去了。

沐梓玥幾人徑直去了重傷員集中的山洞。

只是她們到時,山洞外密密麻麻的聚滿了人,他們或跪或站,一片哀嚎。

「大人,草民的兒子死的好慘吶,他才十七歲,還沒有成親就被北桓人給殺了,你一定要替草民做主啊。」

「大人,民婦家大伯和夫君都沒了,留下民婦和大嫂孤兒寡母的可怎麼活啊,民婦要去給夫君報仇……」

「大人,求求你救救民婦閨女吧,天殺的北桓人吶。」

「大人,求求你帶草民去給家人報仇吧……」

「蒼天啊,災荒兵亂都讓我們給趕上了,一點兒活路都不給我們留啊。」

……

在這裡的大多是陣亡衙役和百姓的家屬,還有被搶了婦孺的家人。

這樣的情景,莫名與前世某國遭遇戰亂時的情景重合。

那時,沐梓玥正作為第三方國際機構,參與救援。

她無比慶幸自己生在一個強大的國家。

沐梓玥自認不是聖人,也不是無所不能。

但她更不是冷情冷血,眼看着這些經歷着人間疾苦的良善百姓如此遭遇,不可能無動於衷。

「好,本官答應你們,被擄走的婦孺本官帶你們一起去救,家人被害的仇,本官也帶着你們一起去報。

僅憑我等之力,雖做不到趕走北桓人,但也能讓北桓人知道,我甘野縣的百姓,不是貪生怕死的鼠輩。

今日破我家園之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