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絕世武學從零開始》[帶着絕世武學從零開始] - 第4章 覺醒

沐姑娘你別管我了快跑吧——常頌想要勸受傷的沐星辰撇下自己逃命,無奈自己的喉嚨始終被人用銀針死死頂着,稍一用力就會刺進去半分,此刻竟是發不出一點聲音。

沐星辰讀懂了他的唇語,現下對方的馬匹全部暴斃,自己的墨玉大王虎就在前方不遠處等着,雖然有傷在身,但找個機會逃跑的難度不大。她與常頌對視了數秒,這個沒用的男人明明滿臉寫着恐懼,但眼神中卻莫名透出一股淡然和堅毅,她稍作思考,心中已有了主意。

「妖女!馬上放下武器!然後把千年何首烏全部奉還!照做的話我們就只殺你一人,放過你這情郎如何?」說話的正是常頌身旁的青袍男子,他城府頗深,恐怕沐星辰還有餘力,因此想出這萬全之策。

「不、不成!咱百草門向來是長幼有序,這裡都得聽我的!要殺,就殺個乾淨!除惡,務盡!咳咳!」方才被踢飛的老者已支撐着站了起來,嘴角滴血地恨恨道,看他用力捂住胸口的狼狽模樣,沐星辰剛才那一腳威力着實不輕。

「說得好,本姑娘正是要除惡務盡。」沐星辰大口吞吐着真氣,低聲念了幾句梵語後不再用手捂着肩頭傷口,而是抽出背後長劍,右手持刀、左手持劍,氣勢似乎比受傷前更盛。

「這、這是無生門的『刀劍七殺訣』!大家小心!咳咳!」青袍老者見狀,臉上的憤恨之情竟瞬間轉變成了驚恐之色,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但接下來的場面將令他絕望。

只見沐星辰忽然將左手長劍奮力擲向捉着常頌那人,旋即持刀隨劍疾走,對方心下一凜但反應倒是也快,一把將常頌拉至身前作肉盾,長劍距常頌不到一尺之際沐星辰搶先一步趕到,她握住劍柄後順勢轉身出刀,竟將躲在後面的青袍男子攔腰斬斷。下一秒常頌的一身灰白麻布裝束就被染成了駭人的血紅色,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面對死亡,雖然對象不是自己,但過程實在太過血腥——他的腦子又一次宕機了。

其實不只是他,剩下的五個百草門弟子也被剛才那一幕嚇得面如土色,完全喪失了戰鬥意志,只顧抱頭鼠竄。

沐星辰卻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她又一次使出「刀劍七殺訣」第一式——「走劍行刀」,目標正是方才出言不遜的青袍老者。老者受了傷跑不快,眼看就要成為飛劍之下的第一縷亡魂,誰知他竟急中生智,突然伸手狠狠抓住跑在自己前面的一名女弟子,邊把她向後甩邊嚷道:「跟你們說了多少遍了,長幼有序!」可憐那女子就這樣成了替死鬼,她年輕的生命為卑鄙者取得了一張通行證——臨時的。沐星辰很快趕了上來,她拔出女子屍身上的長劍,再次運勁向前方擲去,誓要讓這老者「死得其所」。

「莫師叔?!師叔救我!」追魂索魄之劍轉眼將至,老者的語氣卻突然變得興奮,只見百草門的數騎援軍正朝他飛奔而來,當先一人身着黃袍,在距他十數丈遠時突然縱身一躍。

「王師侄莫慌。」黃袍男子剎那間已越至那老者身後,只見他雙手齊出作合十狀,竟硬生生地將飛劍夾在掌心,沐星辰知道遇上了門中高手,慌忙催動剩餘的全部內力大步流星而至,她故技重施——左手握住劍柄後想要轉身出刀,豈料黃袍男子突然雙手離劍後順勢一推,這一下不僅震開了沐星辰左手,劍柄還直接擊中了她的胸口。沐星辰頭猛地向後一仰,大口鮮血隨即噴出,整個身子也向後飛了出去。

「沐姑娘!!!」此時的常頌終於從宕機狀態中重啟,遠遠看見沐星辰被擊飛後又重重摔在地上的一幕後心如刀絞,拼盡全力向她狂奔過去。

「蠢材你跑過來送死么!快回去找我的馬騎上逃命啊!」倒在地上的沐星辰已然內力耗盡,新傷舊創一併發作下幾近昏厥,但在看到朝自己跑來的常頌時,還是咬緊牙關用出最後的力氣勸他獨自逃生。

常頌聽罷突然放慢了腳步,若有所思了一陣後竟真的回身找馬去了。沐星辰看在眼裡,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幾滴晶瑩的淚珠不自覺地滑落下來。

不多時,重創她的黃袍高手已緩步行至身前,他身後還跟着九人,其中四個是剛才逃出生天的幸運兒。

「姑娘年紀雖小武學造詣卻是極高,剛才若非你內力不繼,莫某人也絕難輕鬆取勝。」黃袍高手輕捋鬍鬚贊道。

沐星辰抬眼向上看去,此人身長七尺有餘,兩鬢斑白卻滿面紅光,讓人猜不透他的實際年齡,而且不同於那青袍老者的道貌岸然,他的修為涵養明顯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

「不才乃百草門草木堂副堂主莫宗群,剛剛為救我師侄多有得罪,還望姑娘見諒。不才聽聞姑娘近日先傷我堂中弟子,後奪我堂中仙藥,不知其中有何緣故?」

「莫師叔不用對這妖女那麼客氣!她就是個下流無恥的賤人!可憐我薛聰師弟和顧琴師妹已慘遭她毒手!」青袍老者自知做了虧心事,趕緊找機會先告上一狀。

「竟有此事?!」

「師叔在上,我王成全怎敢打誑語!薛師弟被這妖女砍成了兩截,顧師妹則是給她飛劍刺死了!兩人現下仍是屍骨未寒哪!」

莫宗群臉色一沉,低頭看向躺在地上的沐星辰,眼神中已不復方才的謙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