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芷君凌鈺》[楚嫣芷君凌鈺] - 第8章 有匪君子,陸希之

劉騰飛一看官府撐腰,立即就改了口供。

說是被她逼供,證詞都是假的。這女人為她哥翻案已經失心瘋了。

衙門正好給她安了一個瘋子的名頭……

沒有人會信一個瘋子的話。

她走投無路,只能告御狀,就被聞訊而來的楚家……

十年奔波,終究一場空。

如今這一樁案子的始末,她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沒有物證、目擊證人……

就算她想盡辦法把劉騰飛、夏蓮、芽兒,都誆出來,逼出口供,一句「屈打成招」,就能推翻……

她絕不會再讓自己重蹈覆轍。

審,還是要審的。

但不是自己審。

如果是衙門審問,就不存在什麼「屈打成招」。

只要劉騰飛犯了案子被抓進去,一番審訊,就能把兄長這樁案子連帶着問清楚。

劉騰飛半年後,會再害秋二小姐的清白……

今生,楚嫣芷必定抓他一個人贓並獲,也救一下無辜的秋二小姐。

到時候,她兄長,也能洗脫冤屈。

至於楚家,想必會棄車保帥,沒那麼容易栽跟頭。

但不要緊,這十年血債,她陪他們,慢慢玩。

此時已經是三更天,除了南街的夜市,盛京街頭一片寂靜漆黑,只剩下提燈巡邏的城衛。

大半夜哪怕是個普通婦人,也會被盤問幾句。

但她這一身衣衫做了很好的掩飾。

一看就是哪個窯子里的姑娘,剛從達官貴人府里「辦完事」回來。

楚嫣芷徑直走到城西一處偏僻的竹院,叩門。

篤篤篤——

過了好一會,屋中才亮起燭火。

一襲青衣的男子睡眼惺忪地打開門,看着屋外這一身風月場地裝束的女子,登時一愣:

「這位姑娘,你走錯門了。」

男子的聲音乾淨而溫柔,就像是春風拂面。

他生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