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鋤翻仇敵忙修仙》[鋤翻仇敵忙修仙] - 第5章 遇大蛇(2)

/p>

沒想到他殺機微泄,那隻小黑豹猛的抬頭低吼,對峙片刻,小心撤離了這片地區,沒先前那麼瘋狂了。

倒是只機靈的!

那麼,我自己呢?

突然捨棄一塊估算作靈糕的食物,余筏咬了咬帶着絲血腥味的嘴唇,眼睛微眯,不死心的望着那片沸騰的泥沼,忍着那攪動發散的惡臭味。

先前那芳香撲鼻的氣味,早被熏人慾吐的惡臭給蓋住了。

馨香不再,惡臭陣陣,觀望了陣的野獸到底堅持不住,不甘的離開了。

站在一個較好發揮的大樹梢上,余筏鼻孔里塞了個自製的樹絮鼻塞,已經摘下了抹毒的弓箭,搭箭沒開弓,安靜的等機會來臨。

天漸暗,本就昏暗的沼林變得更加漆黑一片,可視範圍更小。

好在余筏已經適應這種光線,夜視能力不錯,並沒有受到干擾。

遠處,翻滾的沼澤下陷了一點,沼澤四濺,樹木錯倒縱橫,幾個時辰過去,翻滾的動靜越來越小。

直到一片死寂,一動不動,唯有一些氣泡在慢慢變大,脹破消失,再繼續。

天全黑前,一段樹榦旁,安靜了有一會的沼澤又有了動靜,慢慢撐開泥沼,一隻崢嶸的大蛇頭浮現斷裂的半截樹樁下,狡猾的躲在大樹榦下,不給仇敵偷襲的機會。

余筏又驚了!

蛇鱷相爭,他原以為獲得地利的沼鱷會贏,那麼它仍然會死死沉在沼澤底不動彈,就真的不給他丁點找麻煩的機會。

沒想到最後勝利的是他不抱期望的大毒蛇,真是出乎預料。

偷襲不到,又不甘心放棄。

等到天全黑下來,前面仍然是一動不動的不見動靜,吃了豹子膽還不死心的余筏,突然間溜下樹,踩着地面的樹枝緊張的慢慢逼近。

直到靠近一半距離,終於找到一個攻擊的縫隙,余筏終於開弓。

嘎嘎嘎

輕微的牙酸的開弓聲中,余筏把這三百擔的硬木弓拉滿。

箭鋒微甜微腥味傳來,眼睛微眯,蛇頭位置不好瞄準,七寸位置找不到,他退而求其次,射的是被沼鱷劃開一塊蛇鱗,翻卷處可見染黑的蛇肉。

嗖!

近距離射靶,哪有不中的,帶毒竹箭從傷口中射入,入肉約有半尺,就差透體射出。

奇怪的是,受了這麼重的一箭,那隻大毒蛇仍是一動不動的浮在那,不見任何動靜。

余筏心砰砰亂跳聲中,想靠近前又被中計,放棄是肯定不會的。

想了想,換了只沒毒箭,照那傷口再補了一箭。

仍是沒有動靜。

余筏有點放心了,向前小心走了幾步,事到臨頭又還是害怕。

抹了把額頭的汗水,咬着嘴唇,發狠又補了箭。

看前面那兇猛的大毒蛇仍然一動不動,才確信它跟沼鱷是真的同歸於盡了,他剛剛射的幾箭,可能沒起半點作用。

這下子真真正正的放下心來,他只要防備可能偷襲過來的野獸,還有注意腳下並不安全路程,高高興興的撲向兩敗俱死的獵物。

有道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沒想到這下真給他等來了大收穫。

就是不知道,這兩隻傢伙對拼,到底是怎麼同歸於盡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