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鋤翻仇敵忙修仙》[鋤翻仇敵忙修仙] - 第5章 遇大蛇

嘩啦啦

丈許大蛇兇猛的飛撲過來,觸碰到樹冠,晃得這棵不算大的樹木猛烈搖晃着,差點把僵硬呆立的余筏晃下樹去。

若不是驚險之中,小溪幫忙帶了一下,可能他還真就這樣直接摔下樹去。

似是被晃的一亂,芳香濃郁的一塊糕點,就這樣從樹上掉落下去。

惡臭熏人的毒蛇大嘴張開,原本就要噬咬過來,感應到靈糕的掉落,長長的蛇身笨拙的扭了扭,臨時改向,追着掉落的靈糕而去。

極度驚嚇過後,余筏反而適應了,抓着大樹樹榦搖晃中站穩,麻利的把油紙包小心封實,不讓氣味再泄出去。

有掉落的糕點為引,其他蟲獸短時間內應該注意不到他這邊。

嘩啦啦

原本安靜的沼澤中,泥漿四濺,突然冒出一隻未知凶物,膽子大到敢跟危險程度很高的凶蛇搶食。

余筏驚得眼睛再眨,小心臟跳得更猛。

原來打算藉機直接逃跑,這會突然間就生出坐山觀虎鬥的想法。

當然這前提,是他先得離開這危險的戰場附近,以免被殃及池魚。

準確的說,他這是禍水外引,他才是有意搗亂打破平靜的那一個。

爬緊這難得的逃生機會,余筏顧不上滿頭滿身濕透的汗水,手忙腳亂的縱跳到另外一棵大樹上,再接連縱跳,逃出原地近百丈遠,逃到一個他認為較為安全的地方。

比他動作更快的,那塊掉落的靈糕在梢間晃蕩,磕碰得碎屑紛飛,殘渣飛濺,濃郁的芳香味兒,頓時變得更加濃郁了些。

微風送香遠,霎那間這片死寂的樹林,沸騰得跟開水一樣翻滾,動靜極大。

遠處聞到味,懾於兩凶氣勢不敢靠近,就在遠處無力嗚咽着,上前不敢,放棄不能,瘋狂的在外圍晃蕩游弋。

樹下泥沼,最先搶到最大塊靈糕的,是後來居上的一隻未名沼鱷。

那隻大毒蛇,在樹上強行縱撲,再次強行改向,動作僵硬,再加上樹木的阻擋,反而速度比不上在水中如箭趕來的沼鱷。

怒極的大毒蛇張口咬住另一小塊靈糕,不甘沼鱷蛇口奪食,狂性發作,血盆大口猛張,突然咬住沼鱷脖頸,長長的蛇身,本能的絞了過去。

嘎嘣聲響,蛇牙尖銳,沼鱷厚厚的鱗皮,卻未能如願咬穿,毒素注不進去。

大毒蛇自己看似堅硬的鱗甲,突然遭到沼鱷的猛烈反撲,鋒銳的爪子反而劃破淺淺傷痕,很快滲出鮮紅的血液。

剛落在漆黑的沼澤上還是紅的,馬上攪拌一下,顏色一下變得暗淡漆黑,再看不出來本來顏色。

吃了大虧的大毒蛇,受傷越重,絞得越緊,纏了一圈又一圈,很快把沼鱷纏得劃拉不動,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沼鱷趁機陷入泥沼翻滾起來,大毒蛇仍是死命纏着不放,任它亂晃。

其他鳥獸不敢過來,靈糕的碎屑,也跟着落入泥沼,很快被它們這麼一攪,消失的無影無蹤。

遠遠躲在百丈開外的余筏,驚愕的微張着小嘴,抹着流淌不止的汗水。

突然詭異的看着身下觀望的一隻暴臊小黑豹,不知道它哪來的勇氣敢過來插一嘴。

想張弓給它一箭,又怕血腥味引來更多的野獸惹來麻煩,只好放棄,有點煩躁的任它在下面發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