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鋤翻仇敵忙修仙》[鋤翻仇敵忙修仙] - 第4章 靈陣失效(2)

不敢分心。

不是他不想從地面走,這片泥沼下面實在是太危險,他不知道裏面到底是不是有毒,更不知道是否還隱藏着更危險的毒蟲毒獸。

至於那沼氣毒,在小溪的指引下,他不僅認識防毒的草藥,連解毒的藥草也配製了幾顆備用。

他主要防備的是隱藏在泥潭下的未知危險。

怕麻煩,他遇到這種沼澤,一般就是像猴子一樣從樹上縱跳過去的。

避過莫名危險毒蜂,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天近黑時,小溪又是「嘰……」的一陣警告。

余筏驚得身子弓起,獵豹一樣潛伏着。仔細傾聽,卻沒再聽到毒蜂的聲音。

正狐疑間,小溪前爪朝一個方向指了指。

余筏緩緩看去,才看到那邊靜卧着一條像極了枯木落葉的毒蛇,長只丈許,看似普通,他卻不敢有丁點粗心大意。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小溪這麼鄭重警告的,前面那條絕對不是普通毒蛇,而是那種它和他加在一起都打不過的凶蛇。

他驚得寒毛直豎,又不敢留在這跟這條大蛇比拼耐性。

到時它一動不動能潛伏個幾日夜,他倒要餓得頭昏眼花,處境將更危險。

可惜人到近前,已經驚動那傢伙,再想中途撤離,怕是更加危險。

目前唯一可做的,好像只能對峙了。

換而言之,稱之為等死更好一點!

像以前的毒蛇,哪怕比這條更大的,小溪都能單挑,不管有毒還是沒毒的。

不像這隻,野獸獨有的危機感,小溪壓根連對抗的想法都沒有。

有心靜止不動,余筏悲哀的發現,那隻大傢伙還蠢蠢欲動的向著他們靠近,動作有點緩慢而已。

不仔細看,還根本注意不到。

可能這是它狩獵的本能,不管對待強大與否的獵物,都是這般的小心謹慎。

小溪現在連叫都不敢叫了,只是摳着它頭髮和肩膀的上下兩雙爪子,一雙快把他頭髮拔禿了,一雙摳出幾隻細小血孔!

怎麼辦?

一人一獸大眼瞪小眼,慌得不能再慌。

其實讓小貂逃跑,離得尚遠,它還是有逃生機會的。

逃不掉只能等死的,就余筏自己。

他感到很悲哀,很無奈,好像還沒來得翻越毒霧沼林,還沒來得及報仇,就要這灰霧瀰漫的毒沼林中喪身蛇腹。

身子想努力控制住不讓動,仍是禁不住的抖動起來,並且幅度有增大的趨勢。

他微黑的臉色很快變得蒼白,冷汗如雨下,一雙明亮的眼睛,眼光也不由黯然失色。

到底要怎麼才能逃脫眼前的災難?

眼看着這條大傢伙就游到近前,到時縱起一撲就咬中他。

余筏由害怕發抖,驚到極點,反而不敢動,身體僵硬如石,一動不會動了似的。

胡思亂想中,他想到了當初初到石洞那群膽小老鼠瘋狂搶食,最近靈陣破滅,溪灘血灑遍灘的情景。

腦中靈光閃過,忽然就有了主意。

想到就做,他慢慢摸索出一個用油紙嚴密包裹的紙包,不舍的小心打開。

霎時芳香瀰漫,迅速擴散開來。

前面那條跟沒動似的慢慢的一段一段游過來的大蛇,突然間變得瘋狂起來,也不管距離夠不夠,遠遠的就騰身飛撲。

樹腰處,身畔的小溪也望着余筏手中的紙包蠢蠢欲動,叫個不停,再也忍不住了。

余筏自己也拚命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睛瞪得老大,牛眼珠子一樣,手上動作卻不聽使喚,僵硬的跟塊石頭一樣,拿出來半天還留在手中,要扔不扔的。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不捨得似的小家子氣。

唯有他頭頂的汗水,真跟流水一樣,匯聚成溪,直流而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