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鋤翻仇敵忙修仙》[鋤翻仇敵忙修仙] - 第4章 靈陣失效

如此匆匆數年,寒去春來,數年過去,已經十多歲的余筏越長越高,肌肉終於長得更健壯了些,仍不算那種蠢笨的肌肉疙瘩。

十多畝靈田,他刻意胡亂灑落的種子,稀疏成長的靈稻,由於種植的密度大減,他儘管沒怎麼施肥,除草只隨便管了管,只要靈稻旁邊的雜草沒蓋過主要的稻子,他就裝作無視,多了則小心的拔除。

他不知道這種辦法有沒有用,只是不想留下人為的痕迹,那種一看就能發現的。

就這樣,這片稀疏的靈稻長得越來越壯,味道慢慢的也越來越美,沒有再退化下去。

至於有沒有再復祖重歸以前的靈米等級,他就不知道了。

經過這四年多近乎沒日沒夜的瘋狂苦練,如今十歲的余筏,已經能舉起千斤重的巨石。

弓箭術也練得出神入化,百步穿楊不在話下。

無人教導,自行摸索了數年,制弓,布置各種陷阱,改良更新,如今更是花樣繁多,防不勝防。

就是他儘管能夠跟猴子一比高下,高來高去,可至今還不能飛行,比不上修士的神勇廣大。

覺得希望越來越小,練就一身武藝的余筏咬了咬牙,決定放棄這片舒適的地盆,有爹娘殘留氣息的土地,準備冒險翻山越嶺,去尋找更多的機會,好找到能復仇的能力。

留在這裡,他不光是害怕自己慢慢變得安逸,不敢冒險,也怕哪天那灰衣修士一個心血來潮,重返舊地,滅了他這仇人後代。

小心的躲了四年多,再被那修士像草一樣滅殺,那才真的冤。

更何況,到了這年,溪灘上的靈陣,好像沒用了,失去驅鳥的效果。灘滁上生長的作物,人不在上面守着,眨眼就被啄得精光。

兩邊的靈陣幾乎是同時失效的。

守不敢守,再想像以前故作荒廢還有足夠糧食出道,就沒辦法做到。

糧食失去一個來源,加上在這危險的地方逗留已久,再不離開,可能就真成了禍事。

余筏離開不到一年,整個溪灘上很快長滿密密麻的野草,雜樹,鳥獸也開始在上面佔據築巢。

十里外的洞穴封好,裏面留了最新的稻種,以及一些普通農作物種子,還有一些晒乾的乾糧。

只帶了少量製作好的乾糧出發。

一路陪伴他的,有一把鐵鎚,鐵釺,還有一張三百擔的硬木弓,更強的,以他自學的本事做不了。

除此之外,他肩上還有一隻半尺長的小貂,灰色毛皮,極是通靈,動作快若閃電。

這小貂明明毒霧沼林的原生土著,卻沒有裏面普通動物的毒性,真是一樁怪事。

獨自一人生活的余筏有點孤單,遇到這小貂有心弄一隻小夥伴。幾番打獵之餘特意誘拐,慢慢的就把它拐到自己住宿的石洞。

在餵食了退化靈米後,這隻小貂變得更是靈通,動作更快,皮毛也變得油滑得多,摸着很是舒服。

圍在脖頸上,大冷天都不怕凍脖子。

而旁人不仔細瞧,還真以為它就是個圍脖。

其實前幾年,余筏就想翻越毒霧沼林了,這隻貂不過試行的一個小收穫。

養熟之後,他還給這貂取了個名字——「小溪」,溪灘的溪。

入林半月,越走越深,通常都只從樹木上翻越的余筏終於遇到麻煩。

嘰……

壓抑的低鳴警告,是小溪遇到危險的反應。

正準備像猿猴一樣縱樹跳越的余筏連忙縮在樹上不動,靜止不動。

嗡嗡嗡

很快,一隻光得發亮的黑蜂箭一般的划過,速度快的嚇人,一看就不是凡種,可能跟靈早凶蟲有關聯。

靜等片刻,直到聽不到動靜,嚇出一身冷汗的余筏僵硬的動了動身子,有點愣神,從樹上縱跳時,差點摔進漆黑的泥沼中,又嚇出他一身冷汗,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