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鋤翻仇敵忙修仙》[鋤翻仇敵忙修仙] - 第3章 數年苦練(2)

這磨難,就變得比一般的大人還懂事。

清醒過後,自改名「余罰」的他,為了更好的掩飾,明面上的名字再次改成了「余筏」。

想到這名字,自然而然的聯想到木筏。

正好這邊離他的新住處有點遠,他再次伐木做筏,方便把灘滁上出產的糧食瓜果運上船,帶到十里之外的石洞。

除此之外,這邊也挖了個小地窖,權當是狡兔三窟的操作。

處理好生存保命必備的糧食,懂事很多的他,再不敢貪睡玩耍,平時除了開鑿石壁倉庫,還日夜苦練那半套長生拳,儘可能的把身體養得強壯一點。

更瘋狂的是,為了改掉貪睡的習慣,他還自製了個漏水催醒的機關。

滲水無聲,滿水翻覆,涼水澆面不信有人還能貪睡過去。

以前爹娘他們掛在修士名下為奴,其實生活不算艱難。

小心伺候好靈田,除了靈植收穫沒他們的份,普通的糧食不用他們上繳凡人國度,租賦不重,能留下食用的糧食足夠多。

再加上海旁邊海產豐富,油水不缺,小余罰被爹娘他們養得白白胖胖的,再加上海邊好玩耍,頑皮的他比一般的少爺公子還要活得滋潤。

只是一日突然驚變,他失去所有親人後,不得不作出改變。

有了自製催醒機關,起床從不曾拖延,反是偶爾累極的瞌睡有些嚴重。

時不時的想躲懶時,想起去世的爹娘又數次自責,糾正自己沒出息的貪睡放縱行為,再一次瘋狂訓練。

總之這麼時懶時瘋的練着,余筏一天天的慢慢長大。

氣溫漸寒,天不落雪也知入冬近年末。

換季正愁糧食種子被燒壞,來不及播種,沒想到地里還殘留的一些種子,自己就長了出來,大大的蘿蔔,青色的菜。

一些作物種子在地里保存不下來的,才是真的沒留下來,比如紅紅的胡蘿蔔,開春的豌豆等。

好在沉浸在仇恨中的他,對這些東西並不強求,更多的時間都在練拳。

到了年末,再沒碰到過除爹娘之外的生人,安心許多的余筏,人沒長高多少,長期練武,吃得又好,變得強壯了很多。

奇怪的是,練着這長生拳,他身上的肌肉並沒明顯的變化,沒練成那肌肉硬梆梆的大塊頭莽夫,依然像以前一樣清秀。

幾個月過去,力氣大增的他,膽子變大後,開始製作土弓土箭。

毒霧沼林附近,是有大片竹林的,初時力氣小,他還能用竹子當弓,竹片削箭。

後來力氣漸增,那竹製的弓,已經承受不了他的力氣。

他只好另外找較好硬木為弓,質量不夠堅韌就以形體取勝,做的弓越來笨重,達到兩百擔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溪灘那邊被大火燒毀的靈田,殘存的一批稻子,被收割保存了種子後,人小力弱,收拾時焦慮急躁,不小心漏下的稻子今年自己就發芽生長了,而且已經長了一小片兒。

都快把這邊忘記余筏很是驚奇,也就顧不上再灑保存好的稻種下去,由着這片稀少的自生靈稻自己生長。

溪灘的驅鳥靈陣效果還在,這上面蟻蟲不生,鳥雀不近,靈獸更是稀罕的不會光顧,這些粗放他反而更放心。

認真打理,他還覺得害怕。

至於溪灘旁邊的灘滁,普通糧食,他收拾的更為馬虎,遺漏的種子更多,稀稀疏疏的又長滿了普通稻子。

見事情已經變得如此,他也懶再更換種子,仍是由着它們自然生長。

倒是四季的瓜果,他小心的胡亂丟了點種子,不讓斷季,夠他一個人食用即可,讓他認真打理,是不可能存在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