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歡喜農家女》[穿越之歡喜農家女] - 第6章 燉羊肉

偌大一隻羚羊處理起來頗有些費力,盧延花了挺久的時間才把羊肉都處理乾淨,提着鐵桶帶了一身的寒氣進屋。
廚房的湯底已經在開始熬了,散發出一陣陣的香氣。
看見盧延進來,寧木子趕緊泡了杯熱水,塞到他手裡,「快暖暖,這天兒太冷了。」
盧延捧着那杯被冷不丁塞進懷裡的熱水愣了愣。
那邊寧木子已經挽了袖子把羊排羊腿都放到了案上,然後犯了難。
因為她發現原主這身子骨也未免是太弱了些,別說剁羊肉了,把一整塊羊肉提起來放到案板上都有些費力。
無法,只好把袖子重新放下來,看向正在一邊暖身子的盧延,眼神里不自覺地帶上了一點無助的神色。
盧延接受到她的眼神,偏了偏頭輕咳一聲掩去眼裡的笑意,「我來。」
「嗯。」
寧木子乖乖地退到旁邊,給盧延讓路。
不過,剛剛盧延是不是在笑她?
寧木子狐疑偷偷地捏了捏瘦弱沒幾斤肉的胳膊,下定決心要把身體鍛煉好。
盧延手下動作非常利索,三下五除二就把羊排剁成了小塊,看得寧木子艷羨不已。
這人,是真的很暖啊,寧木子不得不承認她的確是被盧延撩到了。
「你獵到的獵物一般都賣給誰?」
羊肉燉着,寧木子問盧延。
「鎮上的來福酒樓。」
盧延如實回答。
寧木子點了點頭,又問,我能一起去嗎?」
酒樓就好辦了啊,吃的好賣。
「好。」
盧延應得乾脆利落。
誒?

這麼乾脆?
寧木子微微瞪大了眼,有些驚訝。
不過很快想明白過來,畢竟山上都跟着去了,鎮上不知比山裡安全多少倍,跟着也無礙。
盧延垂眸,沒有多說什麼。
午餐是燉羊排,一碗濃湯下肚,是深深的滿足。
盧延把剩下的獵物裝進一個大麻袋裡,拎着袋子站在門口等寧木子。
寧木子那邊仔仔細細地把燉羊肉裝好,跟在盧延身後進了鎮里。
盧延瞥了眼寧木子捧着的食盒,伸手拎到自己手上,帶着點詢問地看寧木子。
寧木子也沒跟他客氣,「太多了我們吃不完,可以賣給酒樓。」
她臉上帶着大大的笑給盧延解釋。
「我會做飯,你會打獵。
以後打到的獵物我們都可以研究一下,做出美味還能健康養生的菜來,賣出去能大賺一筆。
等到有了本錢,我們可以自己開酒樓!」
聽着這番話,盧延神色暗暖,淺淺淡淡的期翼,眸子映着都是寧木子談着未來藍圖,唇邊不着邊際勾了勾。
第二天一大早,盧延去向村長借牛車,平日里他都是靠腿走,如今多了寧木子,他的妻子比不得他這個大老粗。
他頭次想到這個問題,村長聽了都驚奇不已。
因盧延救過村長的命,所以,村長二話不說就把牛車借給盧延。
「看你越來越會過日子,我倒也放心了,當初你執意要娶寧木子,我不同意,看來我是錯。」
村長嘆道。
盧延面上看不出表情,語氣卻不隱藏地暖意,有幾分炫耀在「村長,你是為我好,等過段時間我帶來她見見你。」
村長笑眯眼,直點頭,「好好!」
隨後,盧延牽着牛車回家,寧木子也起來了,見到牛車時,她眼光亮了亮。
盧延暗算積蓄,是不是該買輛牛車。
寧木子初次到古代的小鎮上,對什麼都很好奇,懷裡緊緊抱着一個小包裹,轉着腦袋,四處看。
而盧延甩着鞭子,唇邊若有若無揚起。
來福酒樓在鎮子的**地段,生意很是紅火,進進出出的過客。
盧延輕車熟路地從後門進去,拐進酒樓後面的庫房,和酒樓負責收貨的人交易,寧木子跟着他,環視這四周。
來福酒樓的庫房很乾凈,井井有條,寧木子暗自點了點頭,對這家酒樓有了一定的認可度。
程管事一見盧延,熱情笑道,「盧兄弟來了!
這次可有獵到好貨?」
七里八鄉,算盧延的獵物最好最佳,做出的味最正,當初程管事有先見之明,跟盧延做了口頭約定,往後盧延的貨物得往來福送,以高出市場的價格收。
盧延照例將貨物給程管家。
待程管家稱好斤數,看着鮮得很的獵物,笑得眼花繚亂,隨即,想到什麼事,一股愁沖淡了些笑意。
「盧兄弟,給。」
程管家結算銅錢。
一旁的寧木子看着眼睛直發,不容易啊,辛辛苦苦打獵,冒着生命危險,掙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