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富甲天下》[穿越之富甲天下] - 第3章(2)

這代,你自己就決定不往下傳了!
不是太可惜了嗎!」
大勇的話音剛落,王小二接著說:是啊!
爹!
你不能因為大哥有那樣的遭遇,就剝奪了我和大哥當陰陽先生的權利啊!
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王老七聞言冷哼一聲,道:就你這不成材的樣子!
就算我教了你,你也未必學得會!
讓你扎個紙人你都能紮成四不像!
還想學看風水!」
王小二一聽有門,連忙說:爹,那是我沒好好扎,要不我明天就好好扎一個給您看看!
我的手藝絕對不比您的差!」
王小二說這話的時候,一點都沒有心虛的意思。
其實,他一直都沒好好的跟着王老七學扎紙活,因為他覺得那算不得是什麼正當的手藝。
其實不然,做陰陽先生的,都會一些紙紮的手藝。
因為陰陽先生在給別人家主持喪事的時候,就必須得用到扎紙這門手藝。
王老七以前忙不過來的時候,也會讓倆兒子給自己幫忙,可是他們倆做啥都不認真,從來沒扎出過一件像樣的東西。
他又卷了一根煙叼在嘴裏,沒有說話。
說出了藏在心裏多年的心事,讓他覺得輕鬆了不少。
如今他已經年過花甲,精神頭也比不上年輕的時候,這倆小子卻鬧着要當陰陽先生,他不知,這對他們家來說,究竟是福是禍。
王老七的老伴在一旁拉了他一把,說:天兒不早了,回屋睡覺吧!」
又指了指站的筆直的兩個兒子,說:還有你們倆,也去睡覺,明天還得下地幹活呢!」
王老七跟着老伴進了東屋,王大勇和王小二則回了西屋。
躺在炕上,王小二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就問他大哥。
哥,你說咱爹能讓咱倆跟着他學手藝嗎?」
王大勇也心事重重睡不踏實,他把雙手枕在頭下,嘆息一聲,說:不知道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爹,心思深沉!
有啥事從來不說!
今天要不是他主動提起,咱倆恐怕都不知道,咱們還有個大哥!」
可不是嘛!
這事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竟然瞞了咱倆這麼多年!
我一直以為,你是咱家的老大,我是老二呢!」
王小二忍不住發牢騷。
是啊!
咱爹咱娘叫咱們的時候,不也一直是老大、老二那樣叫的嗎!」
王大勇附和着說。
你說,大哥還活着嗎?」
王小二問。
不知道啊!
連咱爹都算不出來,我就更不用說了!」
你不知道能醫不自醫的道理嗎!
咱爹本事高,那是給別人看事情,自己人看自己家的事,往往都不靈!」
王小二一副什麼都懂的樣子,說起來似乎有些道理。
王大勇也贊同的點頭,說:也是!
如果咱爹肯把本事教給我,等我學會了,我就出去找大哥去!」
我也有這樣的想法呢!
我不信他那麼大道行能那麼輕易的就死了!
肯定是躲到什麼地方養傷去了!」
現在說啥都白搭,還得看咱爹的心情!
時候不早了,快睡吧!」
王大勇翻身,背對着王小二,用被子蒙住了頭。
而在東屋的王老七兩口子,也睡不着。
沒想到你今天能把那件事說出來,我以為在我有生之年,你再也不會提起那件事了!」
王老七的老伴見王老七總是翻來覆去的沒有睡意,就把自己心裏的話說了出來。
王老七嘆息一聲,說:沒想到這倆小子這麼執着!
我要是不把原因說出來,他們倆恐怕會覺得是我太自私,才私藏了手藝,不傳授給他們。」
你現在把原因說出來了?
有什麼打算?」
兒子說的對,我也不想咱們王家的這門手藝斷送在我的手上。
而且,說不定,這就是咱們的命!
他們願意學,我就儘力教就是了!」
唉!」
王老七的老伴聽罷,嘆息一聲,不再說話。
第二天一大早,王老七就把兩個兒子招呼起來。
王大勇和王小二見他們的爹今天沒早早的出門,就知道拜師的事情有門。
一個個喜滋滋的跑到院里,等待着王老七的指示。
王老七把人都叫出來以後說:你們倆想入陰陽先生這一門,不是不行,我是你們的親爹,以前不教你們也不是為了藏私!
你們倆說的對,人的命運天註定。
咱們王家一門,也許都是這種命運,這一輩子跟風水局是撇不清關係了!」
王大勇和王小二臉上滿是笑容,都不敢插話,等着王老七說重點。
王老七頓了頓繼續說:只是一樣,入了這一門,不能幹傷天害理的事情,不能仗着自己有點本事,就出去禍害別人!
但也要謹記,不可輕易的泄露天機!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做好事自然有好報,做了虧心事,自然會有惡報!」
王大勇和王小二連忙點頭,說:我們記住了!」
王老七嘴裏叼着煙,吸了一口,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以後到底有多大的造化,就看你們自己了!」
王大勇和王小二連忙給王老七磕頭,他們雖然是父子,拜師的禮儀卻也不能少!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