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醫女破案強》[穿越醫女破案強] - 第5章 父子相見(2)

誰,師從何處啊?」
溫照仁剛要說話,就讓楚懷玉給搶了去。
「在下姓林,叫林愛子,恩師早已過世,並不是衙門中人,即便說了陸大人也不認識。

「哦。

陸扶蘇點了點頭,卻瞅見楚懷玉和溫照仁許風臨等擠眉弄眼,很明顯她方才說的並不是實情。
嘴上卻淡淡說道:「聽照仁說你並沒在衙門就職,不知你現在可還有當仵作的意願?」
溫照仁一聽這話頓時忍不住了。
「陸大人,你該不會是想挖我的牆角吧。

陸扶蘇呵呵一笑,沒有多說,楚懷玉餘光一撇,見他看向自己立馬走到許風臨旁邊,徹底把陸扶蘇的視線給擋住了。
當初是他死活要合離,現在想到她的好了,可惜已經晚了,她放着快樂的日子不過,幹嘛跑到他手底下任使喚,除非她是腦袋讓驢給踢了。
楚懷玉撇了撇嘴,跟着大夥回了衙門,解剖之後,果然發現一枚細小的針眼,順着皮膚向下,一直延伸到了心臟,與楚懷玉的推論不謀而合。
另一邊參軍事的媳婦也同意了開膛驗屍,楚懷玉果然在他後頸處找到了針眼。
楚懷玉對中醫不太了解,但卻能看出這針直達喉底破壞了死者的聲帶,再聯想到那個白衣女鬼,大概也有了結論。
必然是那人把死者引到此處,對其行兇,其喊聲正好被鳴冤的聽到,誤認為女鬼,隨後對方扎啞死者,因為地里還有莊稼未收,再加上兩人不是站着,視線被阻礙,所以就誤以為那人是鬼。
楚懷玉把自己的推論告訴了溫照仁,溫照仁聽的神情激動,他就知道楚懷玉不會讓自己失望,陸扶蘇也是不住的點頭,至此,他對楚懷玉是真正的生出了佩服之心。
這時,屬下來報,參軍事大夫人說大夫其實並不是小妾的表哥,而是一對戀人,被參軍事給強搶了,丫鬟則說大少爺平時十分輕浮,多次對小妾動手動腳。
陸扶蘇嘴角一揚,擊掌道:「來人,把那大夫給我抓到榆安來,還有那個小妾,一併請來。

「是,大人。

幾個屬下快馬離開了榆安縣,楚懷王也趕緊趁亂告了辭。
幾年不見,陸扶蘇的城府越發顯得深沉,未免言多有失,她迅速溜走。
今天也正好是一個月的月尾,楚懷玉把自己的鋪子逐個溜達了一遍,去掉開資,還余了一百七十多兩銀錢,這數目看着不大,卻也後一般人家過上兩年的了。
去市場買了一尾魚,準備給兒子做條糖醋魚,到了門口,卻聽到兒子在和一個男人嬉鬧。
天殺的,不會是衙門又有事了吧。
楚懷玉以為是許風臨,進了院卻如遭雷擊,手上的魚啪的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只見一個二十三四的男人,正有說有笑的抱着自己的兒子。
頎長的身形,俊朗的臉龐,正是她避之不及的陸扶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