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醫女破案強》[穿越醫女破案強] - 第4章 連環案

溫照仁驚堂木一拍,沉喝道:「大膽,朗朗晴天,何來鬼怪,馬上從實招來,擊鼓到底所謂何事?」
那人被嚇的抖如篩糠,結結巴巴的說道:「小人,小人絕不敢說半句假話,當真有鬼,昨夜小的喝酒回家,看到了一個穿着白衣服的女鬼,頭髮老長,嘴裏邊還發出了凄厲的怪叫聲。

楚懷玉站在了許風臨的身後,聽的自然真切,不由瞪大了眼睛,不過審案是大人的事,她也只能聽着。
這功夫,陸扶蘇也來到了前堂,披風一展,坐在了溫照仁的右手,擺明了是要聽審。
溫照仁語氣稍緩,又問道:「既然你如此篤定就說說,事發何處,那轎子現在又在哪裡?」
那人低着頭,哆哆嗦嗦的說道:「在榆安城外五里處,小人去進村舅子家喝酒,怕老婆惦記,就連夜回來了,不想卻看到了女鬼,我聽到聲音嚇的要死,再回頭那人已經沒了,你說不是鬼能是什麼。

溫照仁又拍了一下驚堂木,死屍也出現在城外,未免有些巧合。
「既然懷疑,為何此時才來。

「小人本想趕早過來,可聽說有人死了,就沒敢來,可是不來,小的又實在害怕,怕那個女鬼也來找我,老爺,您一定要救救小人。

一個七尺高的漢子已被嚇的滿頭冒汗,臉色發青,想來昨晚的他的確被嚇壞了。
聯想到楚懷玉剛才屍檢論證,陸扶蘇不禁朝他看了一眼。
奈何許風臨擋着,只看到了楚懷玉的側臉,卻忽然覺得這鼻形的輪廓有些熟悉,一時間又想不起究竟在哪裡見過。
這邊溫照仁已打發了擊鼓者,又派了兩個衙役跟過去保護。
一切料理妥當,他才又看向了陸扶蘇。
「陸大人,你怎麼看?」
陸扶蘇白了他一眼。
「這裡沒外人,你就別叫這讓人牙酸的稱呼了,說說你的想法吧。

溫照仁笑了笑道:「我想的和楚兄弟推測的差不多,那個參軍事的兒子十有八九是被嚇死的,但是鬼卻肯定不會有,該是讓人擺了局。

陸扶蘇再次看了一眼楚懷玉,點頭道:「這個推論暫時可以成立,但是他為什麼會跑到這來?」
這時,楚懷玉終於忍住插言道:「這件事恐怕要從死者身邊的人查起,對方既然用的這種方法,必定和死者有仇,而且對他怨念極大,否則不會想出如此極端的報復方法。

側寫是楚懷玉的另外一項本領,這也是她能在刑警隊站住腳的主要原因。
陸扶蘇卻是第一見過這種本事,不由驚訝。
「你怎麼知道的,分析的依據又是什麼?」
楚懷玉淡淡道:「根據死者的死因,以及他身份地位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