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的我是整個皇宮最受寵的公主》[穿越後的我是整個皇宮最受寵的公主] - 第6章

宮裡想告訴她這事兒,就聽她與太子閑聊,聊的竟然是我的婚事。
我提不起興緻。
「你再有兩年就及笄了,這婚事也該看起來了。
我私心是想多留你幾年的,但總不能把你留成老姑娘,早晚是要嫁的。」
我捏着桌上的糕點把玩,也不吃。
「我才多大啊……我不嫁人。」
皇后寵溺地點點我的額心:「我可不留你。」
我有點急:「我要當將軍的!」
「胡鬧!
你……唉,走走走,眼不見為凈!」
皇后娘娘氣得擺爛了。
但太子沒有。
他追着我出門:「明珠,我看你最近跟澤安走得挺近,你……」我等了半天,他也沒繼續說下去。
太子笑了笑:「明珠,你想永遠留在宮裡陪父皇母后嗎?」
「我就算成了老姑娘,也得出宮開公主府吧?」
他認真起來,追問我:「如果我有辦法呢?
你願意留下來嗎?」
我懵懵懂懂地從他的眼神里明白了他說的辦法大致是怎樣一個辦法。
我震驚於我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想法,卻遵從本能地拒絕他。
「我不願意。
「皇兄,你知道嗎?
沙漠戈壁的石頭,都比深宮飛檐上的琉璃瓦自由。」
10.太子那日的試探,就像根刺一樣地扎我心上,沒流血沒留疤,卻帶來絲絲隱秘的痛感。
我開始躲他,但凡他去皇后那裡請安,我都要錯開時間。
結果我左躲右躲,撞楚春槍口上了。
這日我下學後去皇后娘娘那裡,正遇上來宮裡請安的楚春。
她三年前就出宮建府招了駙馬,這兩年已經很少進宮了。
我在椅子上聽了半天,才知道她是來向皇后娘娘訴苦的。
講那駙馬不僅成日在外面喝花酒,回府後居然背着她跟她身邊的丫頭搞在了一起。
她用帕子掖着眼角:「母后,他這不是在打我的臉剜我的心嘛。」
我以為她講這番是想求皇后娘娘給她做主,懲戒駙馬之類。
誰知她話頭一轉,竟給駙馬謀起官職來。
「我心知他是個不爭氣的東西,可我有什麼辦法呢。
我現在只求母后能賞他個正兒八經的營生,斷了他成日遊手好閒的心思,能好好回頭和我過日子。」
好傢夥,原來是為這事兒來的。
我不知道到底是她想用這一官半職拴住駙馬,還是駙馬用官位來要挾她。
總之,一個蠢,一個壞,沒一個好東西!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