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 - 第8章 新衣

霍楷之,原書中有提到過,他只是霍家的一脈分支,本來靠着自己的積累經營,在霍氏一族混的也不錯,直到後來霍氏本家出現了嚴重的賬務危機,有一大筆銀子不知去向。

霍家為了填上這個坑給自己找了個外援,大富商梅家,而梅家願意借出這筆龐大資金的條件之一,就是兩家結親。

梅家小姐梅嫣從小被家裡慣的囂張跋扈,愛看戲,更愛戲文里的英雄救美的橋段。

有一回梅嫣獨自溜出家門去看戲,因為在戲院出手闊綽,被幾個地痞流氓盯上。梅嫣大聲呼救時,正好被路過的霍楷之救了,從此她便對霍楷之一見鍾情。

只是不巧,霍楷之早已有了原配夫人和一個可愛的女兒,梅嫣只得作罷。

後來霍家出了事求助梅家,梅父也有意與霍家結親,因為梅父知道霍家根深繁茂,雖然一時出了事,但等這事的風波過去,日後還是會有源源不斷的富貴日子的。

梅嫣聽聞後,不願意嫁給霍家長房的嫡孫,只想嫁給霍家二房庶子的孫子霍楷之,這事把梅父氣的要死,卻也拗不過女兒。

可關鍵是霍楷之早已成婚,梅家嫡出的大小姐總不能嫁給一個庶子的孫子,還要給人做妾吧!

就在這個時候,霍楷之的妻子突然暴斃而亡,死因成謎。

霍楷之悲痛欲絕,此生不肯再娶。

堅持了一年,最後卻扛不住族中輪番施壓威逼,為了要保護和髮妻生的女兒霍念慈,只得被迫娶了梅嫣。

梅嫣過門後,多次虐待霍念慈,霍楷之忍無可忍,要與梅嫣和離,梅嫣堅決不肯,此事也就一拖再拖。

後來他查出前妻的死,就是族裡那些人和梅家共同策劃的,終於黑化了。

奪嫡之爭中,不知為何他頗得李景桓的信任,兩人互相依託也相互利用,霍楷之靠李景桓上位,成為霍家新的掌權人,李景桓靠霍楷之源源不斷的銀錢支持,收攏了一大批官員門生為他所用。

李景桓登基後,不僅幫霍楷之報了殺妻之仇,還將其女霍念慈收入宮中為妃。

這麼算來,霍楷之還是李景桓的岳父之一。

可他和李景桓的關係是受利益驅使,這種風險高不可控的關係,並不能讓陸南笙將他歸為無害人物。

現在他在青霞鎮私下購置火銃是有什麼目的?

李景桓如今還不過是個兩歲多的小娃娃,書中他們之間的結盟還要在很多年後,而且奪嫡之爭如果李承乾沒有死的話,李景桓也不會殺了自己親大哥上位。

那麼霍楷之目前應該還是在觀望階段,從眼前的局勢看,如果他的最終目的,是為了除掉霍家和梅家,投靠眼前最有權勢的西北王陳廣亮才是上策。

聚寶錢莊在西北地區的生意,本來就多靠陳廣亮的庇護,兩人之間也早有交情往來,若他能請動陳廣亮出手相助,事情豈非簡單許多。

或者他現在已經在為陳廣亮做事了,又恰好得知了李明崇的兒子在青霞鎮,那麼只要他將李明崇的兒子抓了交給陳廣亮,便是最好的談判籌碼。

在心裏理順這些線索後,陸南笙倒吸一口冷氣,如果不是今天恰好路過兵器鋪,那麼她和幾個兒子恐怕就要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任人宰割了。

當然也有一種可能,霍楷之不知道李明崇的兒子在這裡,不過她不能用兒子的命去賭,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了。

雖然陸南笙內心波濤洶湧,臉上卻是面色如常,和掌柜的聊天也多是在談論崔母的病情狀況。

掌柜的很是欣賞陸南笙,想開高價邀請她來仁善堂坐診。

陸南笙現在是缺錢,但她更缺一個強大的同盟,縱觀天下局勢,神醫鬼谷的洛硯或許就是目前最適合的人選。

神醫鬼谷,因谷內死人骨堆積如山而得名,門下徒子徒孫遍布這個朝代,通過世代累積的資源人脈都不可估量,最重要的是從不參與各路諸侯黨派之爭,若能與洛硯結盟,她和幾個兒子會得到很好的庇護。

或許今日在仁善堂救人,就是她打開神醫谷的第一道關卡。

陸南笙想到後便道:「要我來仁善堂坐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有一個條件,可能會讓掌柜的有些為難!」

「什麼條件,夫人儘管提,診金都好商量!」掌柜的看陸南笙沒有拒絕,還很高興。

「我想見一見仁善堂的主人,洛硯。」陸南笙平靜道。

掌柜的聽完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好不容易坐回去,還沒坐穩:「夫人莫不是在逗我?」

「怎麼會,我是真的想見見洛硯,你也知道醫者之間也需要互相學習,我久聞洛神醫的威名,非常崇拜他,自然就想與他深入交流一番!」陸南笙瞎話編的非常順暢,絲毫不臉紅。

掌柜的聽完沉思了一會兒:「這恐怕很難,洛掌事他極少出谷,有事弟子服其勞。」

「掌柜的別急着否決,我的醫術你也見到了,若無意外明日崔母就能醒了。」

「夫人的醫術確實高超,可是神醫谷最不缺的就是神醫,洛掌事又怎會因此大老遠的跑到青霞鎮來?」

「若我能幫洛神醫救人呢!我聽說他有個親妹妹,年少時曾出了意外,在病床上躺了七八年都沒醒,神醫谷包括洛神醫自己都對此束手策!」陸南笙悠悠的道,她早就為自己找好了籌碼,不怕洛硯不出現。

洛硯的這個親妹妹叫洛芷,年少時曾為情與人私奔,途中二人深夜趕路,不慎掉落懸崖,男方當場就死了,洛芷命大活了下來,卻成了植物人。

無數名醫都束手無策,連洛硯自己也沒辦法。

說實話在這個時代,如果想喚醒一個植物人很難,卻也不是不可能,洛芷陷入昏迷時才不到十五歲,正處於人體機能的黃金時期。

加上洛硯多年的針灸和藥物治療,其實已經頗有成效了,醒來只需要一個強烈的刺激節點,更何況陸南笙知道再有一年,即使沒有她,洛芷也會蘇醒。

既然如此,她不介意幫洛芷早日蘇醒,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雖然這麼做不夠光明磊落,可要想在這亂世中保平安,就不能瞻前顧後,只要她不害人性命,用些小手段又何妨!

「夫人真能救?」掌柜的顯然有些遲疑,雖然不知陸南笙怎麼知道的這件事,但這也不會最主要的,重要的是他怕陸南笙只是為見洛硯在忽悠他,若真如此,回頭救不了人,他肯定會被問責。

「我能!掌柜的只需幫我寫一封信,告知洛神醫,來不來隨他!」陸南笙眼神堅定,看着不像是在唬人。

掌柜的點點頭,算是暫時相信了陸南笙的話,但他還要看崔母明日的情況再做決定。

陸南笙沒有再和掌柜的多費口舌,又去查看了崔母的情況,她身體有些發熱。

不過這是術後正常現象,但也有極少數的病人挺不過這一關。

陸南笙讓崔令芙用涼水浸濕帕子,幫崔母擦拭身體,物理降溫。

兩個小時後,崔母的體溫逐漸恢復正常了。

忙活完這裡已經快深夜,陸南笙回到掌柜的準備的廂房休息,幾個小傢伙都還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