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秦朝成了秦始皇的小廚仙》[穿到秦朝成了秦始皇的小廚仙] - 第5章 吃瓜庖人愛吃瓜

「丁庖長回來了!」

「庖長回來了!」

「哎呀!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恭喜庖長這麼快出獄,免受了許多皮肉之苦!」

見到丁庖長放出來,後廚的同僚們都激動不已。

「這回可真是多虧了小郭兄弟!」

丁庖長激動得老淚縱橫,喉嚨哽咽着。

「小郭兄弟救命之恩,老朽感激不盡,此生沒齒難忘!」

說著,欲下跪磕頭。

「師傅!快起來,我受不起!」

郭廷連忙將丁庖長扶起。

「我初來乍到,多虧有庖長您幫我,您對我有恩,我郭廷是不會忘的。再說哪有師父給徒弟下跪的道理!」

丁庖長抹了一把老淚,在郭廷的攙扶下起身。

「我聽說,大王對這小郭做得魚圓甚是喜歡,昨日一碗魚圓吃了個精光!」

包打聽在一旁興奮地講述他剛剛打探歸來的消息,聽得大傢伙都異常激動,在一旁歡呼雀躍。

「這魚圓怎麼做呀,小郭兄弟教教咱們幾個吧!」

先前用抽籤將此危機甩給郭廷,將自己置身事外的的那幾個庖人如今也向郭廷阿諛逢迎起來。

不過,如今危機已解,郭廷打算既往不咎。

「好,我這就教大家!」

她滿口答應下來。

長期壓在在庖人們心中的灰色陰霾終於散去,庖人們歡欣鼓舞一片,興緻勃勃做了各式各樣的魚圓來慶祝丁庖長死裡逃生,躲過一劫。

後廚上下前所未有的團結一心。

……

秦王這幾日不在宮裡用膳,後廚就沒那麼忙了。

過了日中,大家便閑了下來。

庖人們瞌睡的瞌睡,嘮嗑的嘮嗑。

難得不必整日里提心弔膽,庖廚內太久沒有過如此舒心的日子了。

「唉,小郭兄弟去哪兒了?」

「不知道呀!方才還在這邊。」

突然有人環顧四周卻沒發現郭廷,問了一句。

而此時此刻的郭廷早已憑藉上回跟着內侍進過一次王宮內庭的經驗,神不知鬼不覺地摸進了內宮。

……

為這次溜進內宮,郭廷做了充足的準備。

她去浣洗宮女處偷了一件內宮內侍的宮服,喬裝一番,跟着一隊內宮宮人隊伍矇混進去。

這幾日在宮裡郭廷一直在仔細查探,她發現凡是內宮侍者衣服與宮外的不同,那內宮的門只有一定品階的內侍才能入內,而在內宮服侍的宮人不同品階又着不同的宮服。

那日去見秦王,竹簾前在秦王身側伺候代秦王說話的那個模樣周正的內侍,應該就是太官令口中所提到的趙內侍,那日瞧見趙內侍立在一側,郭廷當即心頭一顫。

他身上的衣物打扮與那日在街巷與自己迎頭相撞,遺留下那枚奇異木牌的人所穿宮服一模一樣。

當時為了救出丁庖長情急,郭廷沒時間去細想,但是回來後一陣仔細回味。

她頓時信心倍增!

這秦王宮沒來錯,果然有收穫。

那丟失木牌,手上有刀疤的路人就在秦王宮,而且也是個內侍,品階至少能與趙內侍平起平坐。

郭廷尋找此人的範圍瞬間縮小了一大半。

她回想起那人那日撞到自己時的感覺,那人孔武有力,說話聲粗聲粗氣不像其他內侍說話那般扭捏作態,應是個年紀稍大的內侍。

並且!還是個會武的。

因為那相撞的一瞬間她瞥見那人一手的老繭和猙獰的疤痕。

或許當初與蒙毅一同遭受的刺客中就是此人。

趁着後廚庖人們不注意,郭廷終於成功混入秦宮內庭。

上次被叫去問話,郭廷在宮內摸清了一部分王宮的布局與路線,沿着鴉色長廊深入秦宮深處。

郭廷時而跟在內侍隊伍後面,時而佯裝落單內侍,在裏面四處鬼祟尋找。

一個拐角她聽到宮女們正在一處宮牆角偷懶,拉閑散悶,八卦着宮廷秘辛。

「大王前些日子是不是生病了?」

「不是生病!聽說是大王偷跑出去好長一段日子,還叫趙內侍假扮自己,呂相邦發現了大王不在,要把趙內侍給殺了!」

「啊!原來如此,難怪前幾日章台宮動靜那麼大。好多人都聽到了!」

「我也聽說了。聽說是趙國公主到秦國,大王久不在宮裡未曾露面,不肯與公主相見。惹得趙國使臣極度不滿!」

「大王偷溜出去好些日子才被發現!聽說呂相邦來找大王,大王一直稱病不見,呂相爺遲遲見不到大王心急如焚,發現其中端倪,於是他硬闖了大王寢殿,結果掀開被褥躺在王榻上的竟是趙內侍!」

「趙內侍被施以笞刑幾日都下不來床!」

「那趙國公主長的美不美!」

「美!聽說特別美,大王回來不情不願地去見了一面,見到公主後大王眼睛都直了,兩眼放光半分都移不開了!」

「呵呵呵呵呵……沒想到我們大王也有動心的一天!」

「能讓我們大王心動的女子定是貌若天仙!那楚國來的羋公主來了秦國有半年了也不得大王喜歡!」

「聽說沒……」

幾個宮女突然警惕地湊到一起,低聲細語。

郭廷豎起耳朵聚精會神偷聽着。

「我前些日子出宮採買,聽到街上人們議論說我們大王是呂相邦的兒子!」

另一宮女立即捂住她的嘴,四下警惕了下道:「這種話可不能亂說會殺頭的!」

「我知道,可是外頭傳的有鼻子有眼,趙太后在趙國時本是呂府的舞姬,卻被先王看上了硬是討要了去,聽說跟着先王前就已經有孕了……」

郭廷的那種感覺又來了。

這故事耳熟能詳,她都能倒背如流。

可她自己也不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