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秦朝成了秦始皇的小廚仙》[穿到秦朝成了秦始皇的小廚仙] - 第4章 竟敢詛咒大王要完

半晌,太官令大人顛着滿身白肉興匆匆趕過來,氣喘噓噓地帶來一個不算好的好消息。

「大王……身邊的趙內侍回話……現在若能再做一道魚餚……如若能令大王滿意……消了大王心中的怒氣,趙內侍……承諾……承諾定會在大王面前美言幾句,讓大王放了丁庖長……不過,前提是你得做出令大王滿意的魚餚……」

一口氣終於說完,終於可以喘口氣,然而太官令臉上卻浮起一抹愁容。

「只是你想出做什麼菜肴了沒有?」

……

郭廷將做好的魚餚裝進青銅盤裡由內侍送去秦王宮裡。

可郭廷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心裏彷彿被個無形的大石壓住,喘不上氣來。

她雖然創作一道新式魚餚,但依舊沒有把握這新式魚餚能否獲得秦王的滿意。如若秦王依舊不滿,那麼她不僅救不了丁庖長,甚至連自己的項上人頭可能也要不保。

但此時此刻,她別無他法,只能硬着頭皮賭一把!

郭廷無法平息內心的激蕩,只有用一陣陣徘徊不定的腳步,來緩解心中焦灼不安,隨時等待秦王的宣判。

……

「方才那道魚餚是哪位庖人掌勺?」

說話的是個年輕內侍不知何時出現在庖廚門口,語調陰柔。

宣判的時刻終於到了!

郭廷深深吐納一口氣後,顫抖着聲音氣息微弱地回答。

「是小人所做!」

那內侍見到郭廷上下打量一番後說道:「小兄弟隨我來!」

說罷便輕步飄走了。

郭廷愣怔遲疑了一下,又很快反應過來,隨即跟了過去。

郭廷跟着那年輕侍者出了庖廚,穿過那進入內宮有重兵把守的大門,穿過大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開闊的廣場,廣場前玉階高築的宏偉宮殿赫然出現,氣勢恢宏,莊嚴肅穆。

「這邊請!」

年輕內侍輕步進了右側的長長的鴉色廊道,這長廊黑漆木柱,每隔數丈遠便設有一對人高的風燈佇立兩側。

鴉色長廊蜿蜒曲折,延伸至各個離離矗矗的宮殿,一眼望不到盡頭。

廊道內甲士來回遊弋,戒備森嚴。

隨着深入內宮,廊道兩側漸漸展現亭台樓閣花澗流水,精緻景緻令她眼花繚亂。

內侍在一處宮殿門口止步。

「請在此等候,我去通報一聲。」

「是!」

「你應答喏!」

「哦!哦!喏!」

郭廷候在門外,心裏卻如同激蕩的湖水久久難以平靜。

她一直在揣測着內侍叫她來這裡做什麼。

這大殿門口又一字排開一隊甲士手持比人高的戈矛如同雕像般立在門口,十步一甲士。

郭廷又不敢亂動,也不敢抬頭,她一抬頭張望,那些甲士目光就隨她過來。

「你隨我進來。」

年輕內侍出來傳話。

「喏!」

郭廷跟着年輕內侍一腳跨進了這秦王宮內宮的宮殿,這殿堂高闊敞亮,地上是烏黑光亮的黑石板鋪就,光亮地會反光,正中空闊,兩側擺了四列整齊的精美繁複的青銅案幾,每個案幾後都鋪着帶着繁華紋飾的毛氈坐墊。

看這擺設此處應是宴請賓客的場所。

郭廷目光朝自己正前方望去,只見前方三級黑玉階高出大殿其他處,那上方數張竹簾垂落,擋住視線。

竹簾內影影綽綽有個人頭戴高冠跪坐食案前,正在享用膳食,案几上擺滿各式菜肴,高低錯落,正是後廚剛做的那些菜。

郭廷睜大雙眼想透過竹簾努力看清楚裡頭坐着的人是何模樣,伸着脖子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

「咳咳……」

一聲乾咳聲將郭廷警醒過來。

「何人如此大膽,見到大王還不下跪。」

郭廷這才發現竹簾外左側侍立着一位清瘦秀氣的年輕內侍,正衝著郭廷嚴詞訓斥一聲。

一聽是大王郭廷即刻跪下來頭伏地不敢抬頭。

這位年輕內侍估計就是太官令口說所提到的大王身邊伺候的趙內侍吧!

「下跪何人?」趙內侍問道。

「小人郭廷!」

「方才是你送上的一道魚餚?」

「正是小人!」

「這道魚餚是哪國菜式?」

「這道魚餚是小人苦思冥想為大王所創,並非他國菜式!」

「哦?你是如何做的這道魚餚?說來聽聽!」

「大王酷愛吃魚,但河鮮多魚骨,吃起來容易被魚刺傷到,小人想了個法子,將鮮魚颳去鱗片洗凈內臟後……挑乾淨魚刺,將魚肉製成魚泥狀,再將魚泥捏出一個個丸子…」

郭廷不敢把摔魚的過程說出來萬一這秦王又浮想聯翩,硬說是要把秦王摔死,那就完了。

「嗯,這道魚餚很有新意,大王很是滿意,這道菜可有名字?」

聽到大王滿意這句話,郭廷心中暗喜了一下,說話的聲音也陡然放大,有了底氣。

「小人將它取名為魚丸?」

「魚……丸……」

竹簾後一直默然不語的秦王突然悠悠開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