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秦朝成了秦始皇的小廚仙》[穿到秦朝成了秦始皇的小廚仙] - 第1章 都是魚刺惹的禍

「請出示你的宮牌!」

兩桿長戈交叉橫在面前,攔住了郭廷的去路。

「宮牌?」

郭廷定睛一看,眼前二位是身穿甲胄,手持長戈,全副武裝的侍衛。

「沒有宮牌,閑雜人等莫要在王宮附近逗留!」

侍衛不耐煩地催促郭廷離開。

郭廷抬起眼眸,向這一排高牆內望去,不遠處樓宇高屋建瓴,氣勢宏偉,可謂整個咸陽城之最。

自己要尋找的人竟然大搖大擺地進了秦王宮?

郭廷在宮牆外躊躇不前。

無意間抬首瞥見宮牆上貼了張告示模樣的絹帛,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秦國文字。

郭廷憑着郭縱長子郭宏曾經教授過的一點印象,硬着頭皮勉強看懂幾個字:「……招人……金……」

這寫的什麼呀?

這是個什麼告示,為何貼在在秦王宮的偏僻小門處。

「這位小兄弟可是來應聘的?」

一個帶着笑意的聲音冷不丁地在耳畔響起,嚇了郭廷一個激靈,她還以為是郭縱家的僕役。

原來是個身着官服的官吏,正堆着滿臉笑容地衝著她說話。

這人四十上下的年紀,身形肥大,白胖的臉上咧着嘴眼睛笑得眯成一條縫。

郭廷環顧四處,確定這位官吏是在跟自己說話。

她正想回答,卻一眼瞥見遠處民房那頭巷子牆角追捕自己而來的郭縱府的僕役正鬼鬼祟祟地躲閃,眼睛卻目不轉睛緊盯着郭廷。

他們忌憚這是秦王宮的宮門附近,貿然抓人怕是會引起秦侍衛注意,恐生事端,在遠處盯着,伺機而動。

郭廷心下一陣緊縮,不由地緊緊攥住手中的木牌。

若是被郭縱僕役捉回趙國,要想再找這個木牌的主人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屆時想要解開久久縈繞在心頭的身世謎團更是遙遙無期。

思來想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這位大人,不知這告示上寫的是什麼,小人初來乍到就想混口飯吃……」

「好說,好說。就是招個人到宮裡當差!這差事不僅衣食無憂,薪金亦是高的很,我王一高興,說不定還有大恩賞!」

官吏吹得天花亂墜,說到他家大王時雙手握拳高高舉起以示敬意。

「來!小兄弟!」

胖官吏不多做介紹邊說邊引路,示意郭廷進入宮門。

郭廷回首瞧了幾眼那躲在巷口行蹤鬼祟伺機行動的郭家僕役,心下一橫,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進去再說。

郭廷前腳剛踏進宮門,後腳侍衛便把厚重結實的大門隆隆關上。

雖然她不知道未來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穿過長長的門洞,又是一道大門而後映入眼帘的便是宏偉的秦王宮一隅。

「這裡是秦王宮少府,專司大王衣食起居的宮人們居住幹活的地方!」

胖官吏大手一揮敷衍地介紹了一下。

郭廷四處張望,甚感新奇。

秦王宮少府正中是一條寬闊的直道,這條道路兩側各有宅院,門牌匾均有漆字「御府」「尚冠」「尚衣」「太醫」「尚席」「尚沐」「尚食」等,郭廷勉強認得幾個字。

秦宮的宮人們來去匆匆,各自忙碌着,這地方充滿了煙火味的生活氣息。

只是不知為何,那些匆忙來去的宮人們見到郭廷這張生面孔,紛紛投來詫異的目光,隨即躲開目光匆匆而去。

郭廷一度以為自己是不是奇裝異服還是臉上畫了什麼,為何宮人們都用那樣的眼神瞧她。

「這位大人,我還不知自己來此做何差事!」郭廷不禁問道。

「到了便知!」

那胖宮人頭也不回道,語氣似乎並未像先前那般熱情,多了幾分冷漠。

郭廷不氣餒,還想繼續開口問,這時,一個奄奄一息的求饒聲由遠及近。

「饒命啊……饒命……」

只見前方兩個侍衛架着一人拖行經過,那人氣息奄奄,耷拉着腦袋。再看他的腿,還淌着淋淋鮮血,在地上拖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郭廷心裏發怵,她側目不忍多看。

「小人適才忘了問,我是去做什麼活計的……」

郭廷沒看懂那告示上寫了什麼,為了逃避郭縱家僕的追捕,更為了尋找木牌的主人詢問身世之謎,她沒搞清楚狀況便稀里糊塗跟了進來。

「去了便知。」依舊是冷漠回道,語氣稍顯不耐煩。

「能否先告知……」

「哪兒那麼多廢話!」那胖官吏突然翻臉呵斥道。

郭廷被這當頭一喝驚了一下,隨即心下忐忑起來。

這人方才在宮門外還是一副諂笑脅肩平易近人的模樣,怎麼一進宮門就翻臉不認人。

一路看着兩側來往的宮人看自己的異樣的眼神,再加上方才那被拖出去斷了雙腿的人,郭廷越發得感到惴惴不安。

她思忖着擔憂起來,這裡既然是秦王宮內負責王宮貴胄們衣食起居的少府,自己又會被帶去哪個部門。

胖官吏走到這條徑直大道的盡頭,又是一道守衛森嚴的大門,大門口又有一隊身穿甲胄的兵士把守着。

胖官吏到了這道大門前止步。

「你可聽好了,此地乃王廷內宮重地,你沒有宮牌莫要擅闖!」

郭廷懵懂地點點頭,心裏泛起了嘀咕。

難怪這麼輕易地就讓自己進了秦王宮,原來就算進來了也進不了內宮。

隨後胖官吏把郭廷帶進了一處官署,這門匾上寫着「太官署」。

郭廷隨着胖官吏的腳步一進門,里處有八九個庖人蹲在一處竊竊私語,長吁短嘆。

他們一見廚門大開,紛紛作鳥獸散,回到各自崗位,切菜的切菜,烹煮的烹煮,掌勺地掌勺。

「來,各位師傅,這是你們新來的同袍!」

郭廷這才知曉,原來自己是來當廚子的,可是她半點廚藝都沒有。

「大人,小人不善廚藝!」

「不善?學學就善了嘛!」胖官吏滿臉不屑。

「可是大人……」

「就這麼著了!」

胖官吏不耐煩地打斷,不容郭廷多言。他用胖手一推,將郭廷推了進去,迅速地關上太官署的大門。

「就給我乖乖獃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