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團寵後被冷麵神醫瘋狂倒貼》[穿成團寵後被冷麵神醫瘋狂倒貼] - 第9章 救人

城外荒嶺。

男子一身黑衣,修長的身形隱匿在夜色之中,斗笠遮蓋着男子面容,讓人看不清臉上是何表情。

「青蓮還沒有消息?」

「回少主,還沒有青蓮的消息。」

「多派些人去尋,務必要將人尋到!」

「是,少主!」

言府。

「妹妹!二哥來陪你吃早飯了!」

言心蕊聽見這熟悉的聲音。

剛進嘴的粥還沒來得及咽,就差點噴了出來。

又來了,又來了,拉肚子跑茅廁都沒他這麼勤啊……

側過頭小聲問香兒。

「二哥昨日來了幾次?」

香兒扳着手指算了起來。

「早飯,說是來陪小姐吃早飯。」

「吃了早飯,說陪小姐打打拳。」

「中午,又說來陪小姐吃了午飯。」

「半下午,又說陪小姐遛遛彎。」

「晚上……」

言心蕊雙手扶額,出聲打斷。

「好了,香兒不用算了,我知道了。」

言佑澤熟練的坐下。

「香兒,快給我拿副碗筷來!」

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言心蕊一臉黑線的看着言佑澤。

「廚房是不給二哥送飯吃嗎?」

言佑澤擦了擦嘴,心滿意足的放下了筷子。

「妹妹放心,我可是言家二公子,哪能不給我飯吃?」

「那二哥日日來我這裡吃飯是幾個意思?」

「哪有日日,也就昨日和今日嘛!」

言心蕊瞬間無語。

「話說……」

來了!來了!他又要開始問了!

言心蕊捂住耳朵,準備起身逃離。

「妹妹!別走啊,那套拳剩下的招式,老神仙還沒有給你託夢了嗎?」

啊啊啊!!!

一見面就問,夢到了嗎?

沒夢到,就問你啥時候睡。

你說不想睡,他就讓你去練練。

言心蕊崩潰的蹲在門口。

言佑澤看見言心蕊蹲在地上一動不動,靠過身去問道。

「妹妹我們什麼時候去練拳啊?」

言心蕊捂着耳朵裝作聽不見。

見言心蕊沒有回應,言佑澤用手臂把言心蕊架了起來,強迫言心蕊站起身。

「誒!誒!誒!」

言心蕊轉過頭露出兇狠的牙齒威脅。

「你幹嘛?言佑澤!你再搞我,信不信我咬你啊!」

「妹妹怎麼這麼大的火氣,二哥也是為你好啊,香兒不是說你要減肥嗎?你一個人打拳是打,我們兩個人打拳也是打,不如二哥陪你?」

言心蕊一道寒光掃向了香兒。

「香兒,你幹嘛告訴他這個!」

香兒委屈的說道:「二少爺說不告訴他,就把我發賣了出去……」

「言佑澤,你狗膽包天啊!你還敢賣我丫鬟!」

言佑澤按住了言心蕊揮舞的雙爪。

「我就嚇嚇她的,又沒真打算賣了!」

「嚇也不行!你看我不抓花你的臉!」

言心蕊身體扭的跟蛆一樣,也沒把手掙脫。累的大口的喘着氣。

「累死我了,你放手,我不玩了……」

言佑澤鬆開鉗制住言心蕊的手,一臉得意的看着言心蕊。

「妹妹這體力,看來確實需要多加鍛煉了!。」

趁言佑澤放鬆警惕,張嘴就啃了言佑澤一口,立馬開溜。

言佑澤看着手上沾滿口水的牙印。

大喊道:「言心蕊,你是狗嗎?還真咬人!」

言心蕊邊跑朝言佑澤做着鬼臉。

「不服?那你咬回來啊!」

言佑澤上前一把抓住了言心蕊的衣服後領。

「妹妹有空在這裡跑,不如留點力氣去練拳吧!」

言心蕊蹬着自己的小短腿,想要掙脫,卻只是在原地踏步。

絕望的大喊:「爹!大哥!快來救我啊!!!」

言佑澤一臉壞笑的看着言心蕊。

「爹和大哥早出門了,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活脫脫像個反派,拖着小雞仔似的言心蕊走了出去。

花園。

「妹妹沒吃飯嗎?這麼沒力氣?」

「吃啥啊?你一來就把我架出來了!」

言佑一副你沒救了的表情。

「行吧行吧,你去坐着休息會兒吧!」

看着言佑澤一遍一遍練着重複的動作,完全沉迷於中。

為了自己熱愛的東西,認真而又努力。

言心蕊竟然覺得言佑澤越發的順眼了。

苦點就苦點吧,我一個成年人怎麼還能沒個小孩能吃苦。

起身繼續操練了起來。

言心蕊顫抖着雙腿,虛脫的倒在了椅子上。

「快快給我倒杯水,我快不行了……」

言佑澤倒了杯水遞了過去。

「妹妹不知道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嗎?」

言心蕊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言佑澤。

「哇!你不會沒看出來我這是為了陪你嗎?」

言佑澤聽後,心裏樂開了花。

原來是為了陪我嗎?

小聲嘟囔着:「我還以為是妹妹突然開竅了……」

「二哥不領情就算了,也別挖苦我啊……」

言佑澤尷尬的笑了笑。

「那妹妹先休息,我就不打擾了。」

言心蕊警惕的看着言佑澤。

「你是不是,中午還得來?」

言佑澤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嗯!來陪妹妹吃午飯啊。」

言心蕊聽了後立馬垮着張臉。

言佑澤看着一臉鬱悶的言心蕊。

不解的問:「妹妹這是怎麼了?」

「二哥知道做夢這事,我也不能控制它夢什麼吧?你一天來多少次,我也夢不出來啊!」

「可是二哥不是好奇後面的招式嘛……」

看着言心蕊生無可戀的樣子。

「那要不二哥不追着你問了,還不成嗎?」

言心蕊瞬間來了精神。

「當真?」

「那妹妹可得說好啊!就算我不問,妹妹夢到了也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言心蕊激動的說道:「那一言為定!」

看着言心蕊如釋重負。

「我有那麼恐怖嗎?」

言心蕊認真的點了點頭。

就像小時候追着我交作業的課代表……

課代表以為我不想交,其實是因為我根本就做不出來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