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農家崽,手握空間帶全家逃荒》[穿成農家崽,手握空間帶全家逃荒] - 第 8章比糙漢子還要猛

大丫和二丫看着離開的小堂妹,覺得她們和堂妹之間相差太遠。她們也想像妹妹那樣厲害。

施大丫看着同村的姐妹們說道:「你們要學嗎?俺覺得俺堂妹說的很對,俺們學一點拳腳功夫,如果遇到強盜土匪啥的,咱們最起碼可以保護自己,這一路上山高水遠滴,誰知道會遇到啥!」

胡小花說道:「對!俺們要學會保護自己,既然三丫願意教俺們,俺們就跟着她好好學,苦點累點怕啥,有人想學花錢還找不到師父呢!」

「要是爹娘不同意咋辦?」一個姑娘擔心的問道。

施金鳳說道:「就說俺們學武是為了保護爹娘唄!他們保准同意!你們看看施三丫,她還是秀才老爺家的小姐呢!俺們有啥不能學的。」

理政家的大孫女施小雪說道「先打水回去做飯,路上再跟爹娘慢慢商量。」

金文醒來的時候沒看到姐姐,他知道姐姐肯定又去練功了,他自己將衣服穿好,套上他的小靴子然後爬出馬車,在周圍瞅了瞅看到兩位表哥拿着棍子在遠處練武,他就邁着小短腿朝他們跑去。

柳青煙看到兒子不僅衣服穿反了,腳上的鞋也穿反了,無奈的搖搖頭,兒子太乖,醒了不哭不鬧,讓她這個娘親都感覺自己有點多餘!快步追上兒子將他抱起來說道:「衣服和鞋子都穿反了,娘幫你重新穿一下!」

金文看了看自己腳上的鞋子,說道:「那娘親快點,我要去和哥哥一起練武!」

柳青煙笑着親了一口兒子的小臉將他放在地上將衣服和鞋子穿好。

「謝謝娘親!」小金文說完就朝兩個表哥跑去。

施金戈回來就看到弟弟撅着小屁股和兩個表弟一起扎馬步,眼裡閃過一抹笑意。

其實是柳俊義和柳俊澤怕傷到弟弟,棍子放下陪金文扎馬步。

來到自己娘跟前,看到早上又吃稀粥外加窩窩頭。在心裏嘆了口氣,她們車上的糧食最多能吃兩個月,要是別人家的不夠,他們只能日日稀粥,兩個月之後,如果找不到地方安頓,這麼多人可都得挨餓。但是每天清湯寡水的這麼吃着也不是個辦法,看了一眼掛在自家馬車上的一條條肉,有些流口水,奶奶家的豬殺了,就用鹽巴淹了掛在了馬車車廂上打算風乾慢慢吃。看到蒼蠅嗡嗡的圍着馬車上的腌肉轉,她就又沒了食慾。

吃過飯後,施金戈讓她娘親又坐在馬車上,她則是拉着弟弟的手一起走路。

「姐姐,我想坐馬車,走路累!」施金文小朋友抗議道。

施金戈低頭看着仰着小腦袋一臉委屈的弟弟說道:「你才走多大會就喊累,要是你連這點苦都吃不了,怎麼能吃的了練武的苦?你不是說以後長大了要當將軍嗎?那你就要從小勤學苦練,等你長大了就能實現夢想了。如果光靠嘴上說說不付出行動,那叫做夢!所以呢,你要不斷挑戰自己的極限,等你實在走不動了姐姐背着你好不好?」

施金文蔫答答的說道:「好吧!等我走不動了,還是坐馬車吧,姐姐走路也很累。」

施金戈聽的心中一軟,都想現在就把他抱上馬車的衝動,但是她還是想鍛煉一下弟弟的毅力,從口袋摸出一塊果脯說道:「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