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女將軍太囂張》[醜女將軍太囂張] - 醜女將軍太囂張第1章  將軍凱旋(2)

觀良搖搖頭,不大好,若是找不到解藥,不出兩日就會毒發身亡。
你是揭了皇榜的大夫,要治不好我家將軍,不用等皇上動手,老子先把你剁成肉泥喂狗,聽見沒有!
齊思的威脅讓祝觀良想到為主人看家護院,見到陌生人就狂吠不止的狗,他並未把他的話放在心上,等丫鬟拿來了酒,轉身進去,順便一腳踢上門,終於換來耳根清凈。
酒倒在碗里,用火點着了,燙一燙匕首,視線自然而然略過周樂平的臉,掀開被子,未有一絲猶豫,照着傷口刺下去。
周樂平疼暈過去又疼醒過來,皺着眉,慢慢睜開眼,看見有人在她身上動刀子,下意識就握住祝觀良持刀的手。
什麼人?
這聲音完全符合祝觀良基於她這張臉的想像,沙啞,渾厚,難聽的像不久前他剛來京城時,在街邊聽到的瞎子拉二胡的聲音。
這張臉不入眼,這聲音同樣也難入耳。
他蹙眉,輕而易舉拿開她的手說,救你命的人。
周樂平想要坐起來,祝觀良按着她肩膀,極不情願的把目光挪到她臉上,別亂動!
然後又很快挪開。
我這是在哪兒?
暈倒時記得是回家了,但眼前這屋子的裝飾又不像她記憶里的那個家,很陌生,陌生到她不敢確認。
祝觀良嫌她醒了聒噪,手上稍微使了點兒力氣,周樂平忍不住叫出聲,看見他把腐肉連同一個血糊糊的箭頭一起剜出來,扔進一旁盛了水的木盆里。
她額頭沁出了汗,因為疼痛而表情猙獰,祝觀良不小心覷見了,閉閉眼,再不敢分心,目不斜視,繼續手頭的工作。
等腐肉清理乾淨了,周樂平扛不住剜肉之痛,不知何時又暈了過去。
祝觀良幫她包紮好了傷口,讓人進來收拾東西。
周樂平的大哥小妹,連同兩個副將一起沖了進來,只不過還沒見到人就都被祝觀良趕了出去,她暈了,現在需要休息,我回來之前,誰都別吵她,她現在每說一句話,多活動一下都會加快毒性發作,所以解藥配出來之前,她一直昏着最好。
還是齊思,上來一把揪住祝觀良的領子,咬牙切齒的威脅,那你就趕緊去配啊!
祝觀良平靜的看着他,你抓着我我怎麼去?
周樂平中的毒並不難解,只是祝觀良在猶豫,她是趙國最驍悍勇猛的將軍,是趙國皇帝趙時謙的左膀右臂,她死了,趙時謙有如斷臂,少了一員虎將,邊防脆弱,正好給人可乘之機。
死了固然好,但那樣就得不到他想要的東西了。
所以不如放長線,釣大魚。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