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十歲那年》[重回十歲那年] - 第2章 不速之客

林鈺和保保打過招呼後就進了廚房,幫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沒多久午飯就忙活好了,在招呼各位親朋好友了上了桌,門外就來了個不速之客,等看清來人林鈺差點把筷子都掰斷了。

今天是自己十歲的生日,因為之前身體不好,還有個原因就是家裡窮,平時生日媽媽是不會給自己大張旗鼓的張羅的,可能也就做點好吃的就完事,蛋糕都不會買。

可今天不僅有個大蛋糕,吃飯也坐了有三桌人,張女士是故意想攢點好運的,明明是挺開心快樂的一天,倒是把這個噁心的人忘了!

來的這個人叫王建恩,是林鈺未來十年,阿不,是以後都擺脫不了的後爹,但是林鈺從來不承認後爹這個稱呼,這個位置林鈺也不在意,爸爸這個東西,有時候,沒有也沒什麼,不管是親爹,還是後爹,林鈺一個都不想要。

你說人老實本分也就罷了,可偏偏是不老實的,林鈺小時候所有的陰影都來自於這個人,不敲門直接進屋,還是大晚上的,更是在自己高中之際大晚上跑屋子裡來講男女之事,林鈺當時就不明白了,這煞筆不懂男女有別嗎,所以每次林鈺對上他永遠都在罵人。

更過分的是這煞筆欺負自己年幼無知,在自己初中的時候,跟自己說給我五十塊錢,陪他睡覺,林鈺當時不太懂睡覺是什麼意思,只是覺得這種行為不好,當時直接就跑掉了。

當時林鈺也還小,這種事也不太好意思告訴媽媽,這一瞞就是十幾年,後面也許是長大了,也許是脾氣越來越暴躁了,每次見到他就罵他,那煞筆也不敢來招惹林鈺了。

只是當媽的每天在身邊念叨,別人好歹給你學費了,好歹養你了,天天對別人這麼沖幹嘛!後來林鈺也是氣得不得了,媽媽明明那麼討厭他,為什麼要幫他說話,為什麼不離婚,要不是林鈺自己硬氣,早就不知道成什麼樣子了。

天天被自己親媽念着也煩,林鈺乾脆在跟張女士攤牌說要去深市找工作的時候一起攤牌了,對於當時的林鈺來說,這是最有利能說服張女士讓自己走,就直接告訴了張女士不想呆家裡,看見噁心的人,想離得遠一點。

這一噼里啪啦說完把張女士嚇得好久沒說出話,林鈺也知道張女士是在自責,但是沒辦法,已經到現在這個局面,林鈺能保全自己已經是最好的局面。

要說對這個王建恩,林鈺其實也沒多大恨,就是噁心,很噁心,畢竟就像張女士說的,好歹養了林鈺母女十多年,好歹這十多年裡家裡是有頂樑柱的,好歹這十多年沒人敢來家裡說三道四,張女士出發點是好的,也是為了小林鈺,怕小林鈺沒有爸爸,沒有父愛。

另一方面,當時那個年代,說實話一個離異的女人,拖着一個小孩,確實不好過,聽張女士說的話,當時因為沒錢,法院判處的每個月500生活費親爹也不願意支付,反正就是後面到林鈺自己出來工作了,都沒收到過來自親爹的一分錢,這人就跟消失了一樣。

哦,也沒有完全消失,在林鈺即將高考的時候去找過她,當時林鈺在學校,那人是直接找到老家的,後來回去了聽張女士說的,我親爹,對的是親爹,讓我別讀書 ,別高考了,跟他學習做生意。

如果說在這之前,林鈺還抱着他能給錢的期盼,到這之後林鈺就直接斷了念想了,有些人,就不配為父親,他或許唯一做的有意義的事,就是提供了**,讓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然後其他的,林鈺就當他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