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寵愛秦承澤》[遲來的寵愛秦承澤] - 遲來的寵愛秦承澤第1章  (2)

蘇洛枝披着黑色西裝站在窗口,外面景色如舊,人卻已非。
  她想,秦承澤那會真的是把她疼愛到了骨子裡。
  秦承澤什麼人啊,京圈裡的高幹子弟,自小就在軍區大院長大,有官二代的身份,卻沒官二代的架子。
  他高傲張揚,卻懂得謙卑尊重。
出身尊貴,卻從不借勢壓人。
大學那會,他人緣最好,朋友也最多。
  是她,親手把他逼走的,否則,他現在也會是最優秀的外交官之一。
  背後的同學不知道談到了什麼,開始大笑起來,很開心。
  蘇洛枝也笑了,她端着酒杯坐回原位,然後很真誠的發問:「你們誰有秦承澤的聯繫方式?」
  話音落下,全場寂靜。
  過了一會,裴裴乾笑着打圓場。
  「那啥,是這樣的,本來今天也邀請了秦承澤,可他沒來,所以……」  她話沒說完,就被蘇洛枝打斷了。
  「如果有的話,告訴他今天我們在舉辦同學聚會,他有時間的話可以來看一下。」
  來看一下……  在場的哪位不是人精,蘇洛枝說這話的意思,他們都心知肚明。
  說實話,現在想起四年前的事,他們還是想為秦承澤鳴不平,那麼高傲的一個人,在那天卻將自己的自尊丟在地上,求着蘇洛枝。
  可蘇洛枝卻一根一根掰開他的手,嘴裏的話也絕情。
  「我喜歡的不是你,除了這張臉,你在我這裡一無是處。」
  現在好了,人家國外四年,學成歸來,蘇洛枝又想把人追回來……  這放在小說里,妥妥的早早下線的女二。
  可是畢竟是同學,他們又不好摻雜別人的事,尤其是感情。
  「蘇同學,當年承澤出國時,斷了我們所有人的聯繫,這次回國,也是因為上次不小心看到秦家和姜家聯姻的消息,才知道的。」
  「聯姻?」
  「對啊,像秦承澤這種家世,傳出這種消息很正常。」
  蘇洛枝陡然臉色蒼白,裴裴瞧着不對勁,又連忙說:「這事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呀,豪門的事,最虛幻莫測了。」
  其他人也開始打圓場:「是啊,現在的新聞哪有幾個是真的。」
  「就是,都是為了博取眼球罷了。」
  ……  安慰的話,並沒讓蘇洛枝好多少,消息都有了,那就不是空穴來風。
  過了一會,氣氛逐漸緩和下來後,蘇洛枝才扶着牆到洗手間,她從包里掏出葯,剛放進嘴裏,就見到裴裴一臉擔憂的走進來。
  「你這怎麼還吃藥啊,醫生不是都說好了嗎?」
  蘇洛枝幹咽下去,把葯放回包里才說:「偶爾吃,已經在變好了,不然不會想迫切見他的。」
  裴裴嘆了口氣,耷拉着腦袋:「枝枝,我覺得真的有點懸,秦承澤今天大概是不會來了。」
  蘇洛枝「嗯」了一聲,又掏出口紅給自己嘴唇上補了一下。
  「好看嗎?」
她看向裴裴。
  裴裴剛想說好看,就見蘇洛枝陡然睜大了那雙乾淨明亮的眼睛。
  然後,她沒反應過來,蘇洛枝就衝出去了,因為穿着高跟鞋,走跑得快,她還差點被絆倒。
 裴裴轉頭看過去,是秦承澤。
  四年前的他帥氣陽光,四年後的他,照樣俊美,可卻像換了個人。
  正值夏初,溫度醉人,窗外鳥鳴聲不斷,溫潤的光線透過樹枝斑駁灑下,透過玻璃映到那人臉上。
  分明的下頜角半數隱藏在昏暗裡,另一半便直直入了蘇洛枝的眼,他更高了,臉上稜角分明,也不再是當初少年模樣了。
  那雙不帶情緒,幽靜暗沉的眸子看過來時,蘇洛枝緊張的抓起衣角。
  那一瞬間,無數的想法湧入蘇洛枝腦海。
  第一句話該怎麼說。
  問問他這些年還好嗎?
  問他是不是還在怪自己,或者直接開口求複合。
  ……  緊張的扣了扣指甲,她慢慢朝着那人走過去。
  秦承澤神色絲毫未變,就那麼看着她。
  就在兩人距離只有一步之遙時,一道嬌靚的聲音傳過來,隨之而來的,是一個俏麗的身影。
  蘇洛枝眼睜睜的看着,那個女孩撲進了秦承澤的懷裡。
  幾乎是同時,秦承澤收回了視線,冷漠不見,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溫柔的摸了摸那個女孩的頭髮。
  蘇洛枝幾乎站不穩,還是裴裴連忙跑過來扶住了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