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徐晏清陸予闊》[陳念徐晏清陸予闊] - 陳念徐晏清陸予闊免費閱讀第6章

屋內安靜,只陳念煮麵發出一點動靜。
徐晏清的視線在她身上走了兩個來回,最後落在她恬淡的臉上。
陳念洗碗的時候,順手開了下窗戶,涼風吹進來,讓人神清氣爽。
徐晏清抱着胳膊,隨口詢問:「什麼時候學會的做飯?」
…陳念正要開門時,突然聞到了一絲煙味,她猛地轉頭,看到三樓至四樓的平台上站着個人。
一點猩紅的火光,忽明忽滅。
門口的燈壞了,她看不清楚人,但她感覺到這男人是徐晏清。
他高高立在那兒,慢條斯理的抽着煙。
陳念感覺自己被黑暗中的那道目光鎖住,掙脫不得。
她有點想逃,一切似乎偏離軌道,開始不可控。
在她猶豫的幾秒鐘里,男人已經走到她跟前,將她堵在角落裡。
陳念慶幸自己沒把路燈修好。
陸予闊的燈光晃過,他好像看到個人影,「誰啊?」
陳念語氣鎮定,卻隱着幾分哽咽,「什麼誰啊?
你少嚇人!」
她順勢把門重新關上,轉過身,抬手擋住光,沒好氣的問:「你幹嘛?」
陸予闊把手機光朝下,「先開門,我進去喝口水。
今天師母做菜真的咸,嘴巴難受死了。」
陳念冷着臉,「你是不是想耍賴?」
「什麼耍賴,不當男女朋友,連朋友也不能做?」
「我跟你不是一個階層,當不來朋友。」
陸予闊嗤之以鼻,語氣嘲諷,「當時你答應當我女朋友的時候,怎麼就沒階級觀念?」
陳念背抵着門,根本沒心思應對陸予闊,她真怕屋子裡的人推門出來。
他真的會這麼做。
陸予闊見她不說話,緩和了語氣,上前一步,說:「念念,這三年我對你怎麼樣,你應該看在眼裡。
你不是不知好歹的女孩,我原諒你睡我朋友的事兒,咱們和好,行不行?」
「你有病吧?
你信不信我不配合你?
我不但不配合你,我還去醫院攪和你?」
陳念一把給他推開。
陸予闊眉頭一皺,張了張嘴,最終沒把混賬話說出來,畢竟還得用她。
「好好好,我不說了。
我還想問問,那些人還有沒有找你?
需要錢你給我說,你這麼幫我,我自然也不會虧待你。」
陳念不耐煩,「不用,我自己能解決。
還有,我不是幫你,我只是被你威脅,鬥不過你而已。
陸予闊,你好好做個人吧,別再搞有的沒的。」
她想到傅教授的話,語氣緩和了兩分,「傅教授對你還是有期許的,你好好做事。」
陸予闊展顏,「念念……」「你能走了么,我想休息了。」
陳念打斷他,不想再跟他嗶嗶。
陸予闊這一刻是心軟的,他一把將人抱住,「你好好想想,這個機會我給你保留着。」
說完,他就鬆開手,沒給陳念說話的機會,轉頭就走。
陳念揉了揉額頭,不知道自己說錯了哪句話,讓陸予闊有這反應。
她站在門口,沒立刻開門。
這屋裡頭關着的,可比陸予闊難對付多了。
她深吸一口氣,開了鎖。
拉開門,室內一片黑暗,她伸手開燈。
徐晏清就倚在旁邊的鞋柜上,長腿交疊,姿態散漫。
看她的眼神是冷的,陳念換了鞋子,餘光瞥他一眼,冷冷的說:「你好像有點越界了。」
徐晏清一把將她拎過來,直接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