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徐晏清陸予闊》[陳念徐晏清陸予闊] - 陳念徐晏清陸予闊免費閱讀第5章(2)

,張瑩就坐在徐晏清身側。
飯菜很豐盛,但氣氛有些微妙。
陸予闊扮演好男友,給陳念夾菜,卻夾了她最不愛吃的蘿蔔。
她微笑着咬了一小口。
這齣戲,在張瑩眼皮子底下,格外的難演,她有點無地自容。
傅維康吃了一口菜後,笑着看向張瑩,「今兒個去菜場光買鹽了?」
張瑩有幾分恍惚,趕忙嘗了一口,真是鹽放多了。
她乾笑着,拿走那盤辣椒炒肉,「老了,記憶力衰退了,總是忘了自己放了幾回鹽。」
徐晏清主動接話,「師母很少有這樣失水準的時候,若是身體不舒服,要及時做檢查。
老師要參與研討會的事兒,估計有的忙。
我正好閑着,可以陪你去。」
張瑩笑容很淡,「好啊。」
陳念垂着眸子,心砰砰直跳,飯都吃不下去了。
徐晏清這番話,聽着挑不出錯,可又莫名令人膈應。
傅維康看他一眼,知他心裏不服,笑着開始聊起校園裡的趣事,自然又是話中有話。
一頓飯,吃的暗潮洶湧,費心費神。
飯後,徐晏清有事先走了。
如此,陳念懸在嗓子眼的心臟,稍稍往回落了一點。
她跟陸予闊又留了一會。
傅維康是個對自己學生十分負責的老師。
他沒相信陸予闊的說辭,但他還是想給他一次機會,並認為陸予闊有朝一日一定會改。
能夠選擇醫生這個職業,說明他內心深處是柔軟善良的,只是缺一個能夠正確引導他的人。
陳念差點被傅教授的說辭感動,但她也明白一點,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陸予闊也許能是個好醫生,但一定不是一個好的男朋友。
離開傅教授家,陸予闊對陳念的表現很滿意。
「過幾天科室有個聚餐,你也要參加。」
陳念點了點頭,疲憊的拿手機約車。
陸予闊把她拽過來,「我送你回去。」
「不用。」
她不領情。
陸予闊說:「你放心,我不會動你。」
最後,陳念被強扣進車裡。
路上,陸予闊想起了那輛跑車,還有印在車上的兩隻手。
沒人知道那輛跑車的主人是誰,陸予闊昨天研究了半天,也沒想到這車是他哪個狐朋狗友的。
他餘光看過去,陳念正專註的看手機。
陳念不是頂漂亮那種人,她身上有江南女子的柔美靜好,待在身邊,讓人覺得很舒服很放鬆。
陸予闊有點心動,「那男人到底是誰啊?
我身邊都是狐朋狗友,你小心染病。」
陳念在心裏翻了個白眼。
他又說:「你說,咱倆算不算扯平?」
陳念覺得他有神經病。
到了出租屋,陳念立馬下車。
陸予闊熄了火,拿出根煙點上,望着黑洞洞的樓道,心思幾轉。
三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