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越海/乘風越海》[乘風越海/乘風越海] - 第8章:張悅的柔情

卞世龍明白,今天張悅的事情是定不下來了。

如果他強行任命張悅,對於剛剛上任的他來說,不利於開展今後的工作的,還會給人留下話柄。

「**辦和縣委辦主任的人選問題,改天再定吧,會就先開到這兒。」卞世龍起身看着孔令翔說道:「孔部長,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看着卞世龍和孔令翔一前一後走出了會議室,王建德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到底怎麼回事?」進了辦公室,卞世龍的手重重地拍在辦公桌上,怒不可遏的質問孔令翔。

孔令翔臉色非常難看,後背早就被冷汗給打透了:「卞……卞書記,這事我……我也沒有辦法,王縣長也找過我,他的面子我不能……」

「不能什麼?你這叫兩面派!你還有沒有一點原則?你到底是縣委的人,還是縣**的人?」

孔令翔低頭不語,像雕像似的一動不動。

半晌,卞世龍指着孔令翔說道:「你給我記住了,我卞世龍才是伏虎縣的一把手,唯一的一把手。」

說完,他讓孔令翔趕緊滾,然後打電話叫來了石鵬。

卞世龍將會議上的事講了一遍,詢問道:「這件事你怎麼看?」

石鵬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沉聲道:「王建德讓張悅去做**辦主任,不見得只是針對你,想給你一個下馬威,他很有可能也像你一樣,想通過張悅與張金山搭上關係。」

「據我所知王建德與陶秉坤關係不一般,陶秉坤可是春陽市的市長,排名在副書記張金山之前,他有必要傍着一個二號人物,再去與三號人物建立關係嗎?難不成他也是做兩手準備?」

「不排除有這種可能。」

「那我該怎麼辦?」卞世龍一點主意都沒有。

「他玩一箭雙鵰,咱們就用一石二鳥來對。」石鵬已經想到了應對之策。

「什麼意思?」

「你直接去找張金山,把想讓張悅當縣委辦主任的事情告訴他。」

卞世龍一驚:「這……這種事怎麼說呀?」

「你就這麼說……」石鵬從頭到尾教了一遍,接着道:「這樣一來,既能讓張金山敵視王建德,又可以讓張悅坐上縣委辦主任。」

「這能行嗎?」卞世龍心裏沒底。

石鵬笑着說道:「行不行試試不就知道了嗎,你明天就去吧,這事不能拖,以免夜長夢多。」

張金山今年五十七歲,雖然已年近花甲,精神狀態卻絲毫不輸給三四十歲的年輕人。

上午,他坐在辦公室里,正聚精會神的批閱文件時,卞世龍敲門來拜訪了。

「張書記您好。」

卞世龍走進去恭敬道。

「哎。坐吧。」張金山笑着起身走出辦公桌,示意卞世龍到沙發那邊坐。

秘書小張倒了兩杯水分別放在了張金山和卞世龍面前,然後退了出去。

看着卞世龍有些拘謹的模樣,張金山直奔主題道:「你過來有事?」

「我是為張悅張主任的事情來的。」

「她怎麼了?」張金山很疑惑。

「十一過後,伏虎縣的主要領導調整完以後,下面的各個部門的領導幹部也陸續進行了調整。我提議將張悅扶正,做縣委辦主任,職稱提到副處,以後要是能升職,她就能直接來春陽,這樣離您也近點。本來挺好的事,可是王建德縣長偏偏不同意。甚至為了擠掉小張,他還要推舉其他人。」

說到這,卞世龍語氣有些失落道:「我雖然是書記,可剛上任,不好搞一言堂,但也不想讓張主任錯失這個走上重要崗位的機會。實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