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神醫在都市/超品神醫在都市》[超品神醫在都市/超品神醫在都市] - 第6章

李經理和鄭妙妙那伙人全都傻眼了,吳家的公司是江灣市頂級的集團公司,比鄭家、顧家都要做的大的多,而吳蓓掌握了家族一半左右的生意!

而現在就是這樣一個平日裏面他們都很難接近的天之驕女,居然會用這樣一種討好的語氣和眼前的這個鄉巴佬說話,鄭妙妙幾個人只覺得臉頰都火辣辣的疼,簡直就是**裸的打臉。

吳蓓看了一眼鄭妙妙,又看了眼顧城和其他人,尤其是看到了顧城被打的一副豬頭樣子,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微微的皺了皺好看的秀眉,冷冷道:「你們怎麼也在這裡?」

鄭妙妙幾個人全都態度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吳姐,眼前的這個場面讓他們丟大了臉,打臉打的太疼了。

吳蓓對他們很冷淡的嗯了一聲,不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重要的是要將這個神醫給接回去,至於這個神醫的本事,她剛剛已經給已退休的公安局長打電話諮詢過了,據說剛剛老局長就是在外面昏倒,成為了神醫救治的第一個病人。

吳蓓冰冷的臉上擠出了一絲微笑,道:「楚先生,你看……」

「好吧!」楚南目光冰冷的掃了鄭妙妙幾人一眼,「不過,我要先在這裡解決一點小事情!」

話音剛落,楚南迅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顧城的手腕,李經理在旁邊慌忙叫道:「不可!」

只是他開口已經太晚了,楚南將手指頭輕輕的捏在顧城的指關節上,三聲不大不小卻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破碎聲響起,不多不少,正好被楚南捏碎了三根手指。

顧城面色猙獰,嘴裏發出了非人的慘叫聲,楚南這才回過頭,笑眯眯的看向吳蓓,道:「咱們可以走了。」

剛剛這一幕,讓吳蓓都打了個寒噤,心中暗想:就是這樣一個談笑之間卻殺伐果斷之人,居然會是治病救人的小神醫?

吳蓓也不敢多想,點了點頭,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道:「咱們走吧,楚先生請!」

鄭妙妙幾個人都傻眼了,扶着疼的直發抖的顧城,壓根不敢去阻攔,但是李經理做為這裡的管事人,尤其是當著這麼多看熱鬧的人的面,卻不得不攔着。

看着李經理帶着保安們擋住了去路,吳蓓面色一變,冷冷道:「李經理,你這是幹什麼?」

藉著花總的威名,平日里從來沒人敢在這裡惹事,李經理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棘手的事情,頭都有些大了,卻不得不說道:「吳總,您不管是走是留,我們都表示歡迎,可是這個人卻不行,我們要給留下來!」

對方的要求合乎情理,吳蓓卻不管那些,冷冷道:「我要把他帶走!」

李經理苦笑着道:「吳總,這不合乎規矩,我們也沒辦法和顧家交代……」

吳蓓又是冷冷的重複了一句:「我要把人帶走!」

李經理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吳總,您看這樣如何,我們先將人留下,然後由花總處置,想必花總會給你一個面子……」

吳蓓冷冷道:「我要把人帶走!」

李經理滿頭大汗:「吳總……」

「我要把人帶走!」

楚南在旁邊看的都快要樂了,這個小妞挺有意思的,挺強勢。

看着李經理這堂堂的大堂經理急的滿頭大汗,還是吳翰大總管看不下去了,吳翰笑了笑,道:「李經理,我們吳總和你們花總也都是朋友,等一會兒我們吳總會親自打電話和你們花總說一聲,不會為難你的。」

李經理知道最多也就是這樣了,連忙陪笑着點點頭,讓保安們讓開了道路。

臨走之前,零洛溪忽然轉過身看向鄭妙妙等人,從骨子裏面帶着一股不屑,冷笑道:「不要以為家裡有點小錢就了不起了,哪怕在區區的一個江灣市,就憑你們也不能隻手遮天。更何況,中華很大,江灣市很小。坐井觀天!」

楚南和吳蓓都不禁看向了零洛溪,楚南心想:「好霸氣的小妞子,就憑藉這種骨子裏面的驕傲和霸氣,會是普通人家的女孩?這小妞的身世,真有些期待!」

零洛溪摟住了楚南的胳膊,甜甜的笑道:「楚大哥,咱們走吧!」

楚南微笑着摸了摸零洛溪的頭,之前的一切羞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月之後狠狠的去打鄭家的臉吧!

鄭妙妙,給我等着!

楚南、零洛溪、吳蓓和大總管吳翰坐在一輛轎車裏面,除了他們四個人以外,車裡還有一個司機,前後各有一輛黑色轎車將其夾在中間,防護措施做的很好。

大總管坐在副駕駛上,楚南此時此刻坐在後排的正中間,正好夾在兩個美人之間,露在外面的腿不是碰到左邊的吳蓓,就是會碰到零洛溪,弄得心裏痒痒的,心裏不斷暗罵司機的駕駛技術太好,如果一個急剎車,那就太好了。

轎車開出去之後,吳蓓嘆了口氣,道:「楚先生,雖然不知道你和那些人有什麼仇恨,不過你太衝動了,剛剛恐怕惹到一些大麻煩了。」

楚南笑了笑道:「你是指那幾個紈絝么?」

吳蓓嗯了一聲:「或許你瞧不起那幾個嬌慣出來的公子哥和大小姐,我也看不上他們,但是他們的家世背景卻是實實在在的,單單說你打的顧城,他的父親顧百川是江灣市排名第二的房地產開發商,在整個江灣市黑白兩道通吃,顧百川的發家史並不光彩,想要動用一些狠辣的手段對付你也是做的出的。」

「那家飯店的老闆更是比剛剛那幾個人的家族加在一起都要可怕的多。」

「你是說那個花總么?」楚南先是吃驚了一下,隨即笑道,「不過我想那樣的一個大人物,一定不會因為這點區區小事和我計較吧,最重要的是,我是和你一起離開的。」

吳蓓深深的看了楚南一眼,似有深意的道:「楚先生很會借力打力啊!」

「謝謝誇獎。」楚南笑着道,「至於我救治你父親的報酬,我也不要錢,還麻煩你幫我把剛剛的事情給擺平就好了。」

吳蓓聽了楚南的話,再也忍不住的苦笑起來:「楚先生好深的算計,讓我們吳家幫着擋槍,這比付現金的代價都要昂貴的多。不過……和我父親的命比起來,這倒不算什麼了。只是楚先生真的有把握救治我父親么?」

楚南的眼中閃爍着自信的神采:「如果我都無法救治,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人醫治的好了!」

這種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