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笙辭》[常笙辭] - 第010章

  秦穆瑾告訴自己,只要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他和蘇清宛井水不犯河水。

  所以蘇清宛的事情,他都不會再派密探去調查。

  而這一個月里,蘇清宛每天晚上都會來東廠陪秦穆瑾上床,但也僅限於床上。兩個人都不會問對方任何事情。

  每天早上,蘇清宛都會早早地離開。生怕在他的床上多待片刻一樣。

  從東廠離開之後,蘇清宛都會鬼鬼祟祟地上馬車去一個地方。秦穆瑾努力壓下自己派人去跟蹤蘇清宛的衝動。

  三年里,秦穆瑾如果不是每天熬到深夜都會睡不着。可自從蘇清宛回來之後,他葉黎感覺到她身體的溫度便再也不會睡不着了。

  而且鮮少的一夜到天亮。

  只是當蘇清宛起來之後,他便再也睡不着。

  秦穆瑾只覺得自己像是瘋了,一個月的時間過一天少一天。他竟然開始變得擔憂起來。

  蘇清宛過慣了錦衣玉食的日子如同鳳凰一樣非梧桐不棲,她甚至還開始好賭。

  如果他給她的錢全都輸光了,她是不是又要靠身體去償還賭債?

  想到這裡,秦穆瑾的心情變得更加陰沉。

  這天,秦穆瑾鮮少比蘇清宛先醒。她穿好了衣服,絲毫沒有留戀地從他床上下來。

  曾經在東宮的時候,她也會召他侍寢。隔天清晨如果不是他催着她上朝,她是絕不願意從他床上起來,纏着要他哄。

  可如今她的臉上沒有絲毫眷戀。

  『吱嘎——』

  房門關閉,蘇清宛更是沒有半點留戀地就走了。

  這段時間裏,蘇清宛都是像現在這樣離開的吧?

  胸口的某個地方又開始悶悶發疼了。

  一個月期限到了。

  今夜是蘇清宛來東廠的最後一夜,蘇清宛遲遲未來。

  秦穆瑾開始按捺不住想要排除密探去查找蘇清宛的消息。

  三更降臨,秦穆瑾終於忍不住要讓密探去找人時,蘇清宛推開了書房大門。

  今晚的蘇清宛和往日不同,她穿着一身灰色的男裝。和多年前在青樓時見到他的裝扮一樣。

  她手中踢了一些食盒,坐到椅子上,只顧地將手中食盒一一擺放出來,「千歲爺還沒有睡啊?正好我今天做了些菜一起吃。」

  一個月里,秦穆瑾第一次看到蘇清宛做飯。

  蘇清宛身為長公主也會做菜,但只會做他喜歡吃的幾個菜。

  剛到東宮的那些日子,秦穆瑾吃不下任何東西。他在青樓里不願接客就灌過無數的毒藥,傷了身體後吃什麼吐什麼。

  蘇清宛跟御廚學了他喜歡吃的東西,只為了讓他多吃一口。

  如今也是他最後一次吃她做的飯菜,。

  秦穆瑾沒有說話坐到蘇清宛的面前。

  「都過了這麼多年,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還喜歡吃這些菜。不過你要是不喜歡吃的話就可以讓下人扔了。」

  蘇清宛夾了一筷子糖醋鯉魚在他碗里,「多吃魚對身體好。」

  「還有這個紅燒獅子頭,你以前最喜歡吃這道菜。說是你母親經常做給你吃的。」

  秦穆瑾聽到母親兩個字時,眉頭皺了一下,想要譏諷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