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程度的傷》[不同程度的傷] - 不同程度的傷第2章  

《不同程度的傷》內跌宕起伏的故事,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沈知弈簡裴小說精選:沈知弈目光往下,看了眼我收回的手,又與我對視:「黎羨,你是不是還在恨我?
」「黎羨,那次我……」「夠了。
」我打斷他的話,情緒一瞬間上頭,「我不恨你。
」「那你……」我咬着唇**回眼中的酸澀,搶先一句說道:「沈知弈,我對你沒有任何感覺。
」我剛說完,就聽到耳邊撐在門上的手在收緊,沿着他的領口我看到暴出的青筋。
…我費勁扯出個笑臉,從他手中拽過圍裙穿在自己身上。
那個女生一直坐在客廳玩手機,對他男朋友和一個陌生女生單獨待在狹小的廚房裡這件事完全不上心。
她說得對,沈知弈的確做飯不錯,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也都是他做飯。
我還總嘲笑他,在外面忙滅火,在家裡忙起火。
只是現在他不屬於我了。
我反過來給他做飯就算了,還得奶他現任一口。
越想越氣,越氣越想。
正要多加兩勺鹽的時候,身後響起他的聲音:「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十指不沾陽春水,跟他在一起就會了?
」我沒過腦子下意識就回了一句:「是啊,他比較挑。
」氣氛陡然僵硬了起來。
「你們還挺恩愛。
」沈知弈冷笑一聲,「明知道我們的關係,還讓你一個人來?
」我餘光瞥了他一眼,看到他和新女朋友穿的同款拖鞋,立馬懟道:「你們關係也不錯。
」「我們?
」他突然靠近,語氣略帶疑惑。
我有些不自然地躲了一下,用目光示意:「嗯哼,同居在一起,連拖鞋都是情侶的。
」「哈!
」沈知弈突然大笑了一聲,接着直白地嘲諷,「你們不會還各過各的吧?
」我被嘲得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當然各過各的啊,簡裴是我堂弟,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可不各過各的。
見我不吱聲,沈知弈越發靠近我,幾乎貼着我的耳垂:「看來新男朋友不怎麼樣啊。
」「沒你女朋友好。
」我自暴自棄。
耳邊吹過涼氣,沈知弈驀地離開,像從前那樣突然從我的生活里抽離。
「……呵,那是我來這邊上大學的妹妹。
」我們這邊還在拉扯,客廳卻突然傳來砰的一聲,接着放在客廳的手機響了一聲:「哥,導員喊我回學校,你倆先溫存着。
」我掃了眼屏幕,馬上收回視線。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氣氛一下子就詭異了起來。
「呵。
」沈知弈笑了聲,把手機丟在沙發上轉身就又走向廚房,「先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