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詐騙犯!她真的重金求子》[不是詐騙犯!她真的重金求子] - 第4章 真 正的詐騙犯

「過來投案自首的是個黑客,核查完他的身份了,而且,他主動交代,近期發生的『重金求子』詐騙案件都是他乾的。」

「他還說,他有兩個朋友,跟他一起干這事,可就在最近,他的兩個朋友相繼離奇死亡,並且他朋友留下血字,說,下一個就輪到他了。」

「也是出於害怕的心理,他才來投案自首的!」

夜晚,警局過道空曠無人,江潯和身旁的警員踩着步子快速走過,腳步聲噠噠噠的醒目刺耳。

在此過程中,警員已經把剛剛發生的狀況陳述了一遍。

江潯埋頭走路,眉頭皺成了山巒,他傾聽完畢,也走到了拐角處的鐵門門口。

這是另一間審訊室。

門一推開,室內潮寒的冷意一下子撲了過來,直叫江潯和身旁的警員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夏秋交替時節,明明天氣還熱得很,這間審訊室也沒有裝空調冷氣之類的,怎麼會這麼冷?

坐在審訊椅上的男人聽見開門聲,他遲滯的思維跳躍了一下,下意識的,整個人又因為害怕蜷縮成一團。

江潯和警員一進來,看到的便是男人瑟瑟發抖的場景。

「江隊,好像有點冷啊!」

江潯瞥了身後的小夥子一眼:「男子漢,怕什麼冷!」

說完,在男人對面坐下。

「你是張忠?」

聽到自己的名字,張忠恍惚的眼眸聚起了焦。

他微微抬起頭,看向面前的人,接着情緒激烈的朝江潯撲過去,死死地握住江潯的手。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死…」

張忠說的癲狂,表情也很瘋癲,但江潯並沒有把張忠的手拿開。

「想要我們救你,你就老實交代!」

「好!好!我什麼都說,什麼都交代!」

張忠顫抖着手,盡量把腰板挺直,可怎麼努力,都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你說『重金求子』詐騙是你乾的?」

張忠回憶了下,趕忙揮手。

「不,不是我一個人乾的,還有我兩個弟兄,程泰和王林。」

張忠交代的非常快非常果斷,一些小細節都具無漏細的補充完整,整個作案過程交代的如行雲流水般暢快,甚至不需要江潯的提問,張忠便已把該說的和不該說的都說完了,配合的叫人大呼乖巧。

江潯全程冷着臉。

受害者資料全都刻印在他的腦子裡,張忠的交代,每一條都和資料對得上,哪怕是作案金額,都精準無誤。

這代表什麼?

他抓錯人了?

一想到有可能鍾雪是清白的,江潯第一反應並不是對她的愧意,而是慶幸,慶幸這個漂亮的姑娘沒有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

但他還是需要核實一下張忠和鍾雪究竟有無關係。

「鍾雪,你認識嗎?」

張忠明顯愣了一下,他想了半天,緩緩搖頭:「不認識,聽上去像個女人的名字。」

江潯觀察張忠的反應,看他的反應,不像在說謊。

江潯思索了片刻,對手邊記錄的警員道:「你去把鍾雪帶過來。」

警員匆匆去了。

不到兩分鐘,審訊二室的門重新打開。

鍾雪小巧單薄的身影出現在鐵門後方。

她原本還在四處打量這處空間,卻在瞧見張忠時,一下子變了臉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