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香/步步生香》[步步生香/步步生香] - 第6章 揉腳有功

本來陳子健想擺夢秋水一道,如果夢秋水把他手中的權力全部拿走,未免會被比人說吃相太難看、

可對方卻輕輕巧巧推出財務核算小組,將這問題化解了,陳子健手裡的小權力沒了,可別人又說不出什麼,高,實在是高!

就從那天起,辦公室里的具體事務夢秋水全都交給老張處理,而陳子健呢,交給了一項重要的任務。

這任務可以用苦不堪言來形容,所有的材料工作都由夢秋水指定讓他一個人來完成,而且時間非常緊,一個上萬字的材料第二天就要交稿,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關鍵這還不是最要命的,好不容易熬夜寫完黑着眼圈送上去,結果沒有一次不被打回來重寫,這是什麼節奏,這是要成神的節奏,只不過這個神是神經的神。

還有一次可能是太累了,陳子健校對沒注意錯了幾個字,就被夢秋水叫到辦公室訓斥了半個小時。

他不傻,知道這是對方故意找茬,可是陳子健還抱着一線希望,希望自己努力工作能夠挽回對方心目中的印象。

可是現在倒好,回回被打下來,重複,重複,然後再重複,被打,被打,再被打,就像往複不斷的循環圈。

而他就像圈圈轉的拉磨驢,沒有起點也看不到終點。

實際陳子健很清楚這是夢秋水整他的手段,如果一上任就開始修理他,這樣做報復意圖實在的太明顯,難免會給人留下心胸太窄的印象。

所以來了個慢火燉青蛙,一點點熬死他。

夢秋水明着把材料工作都給陳子健,表面看是領導的信任,可實際上工作強度大,挑毛病也容易。

如果陳子健在苛責和壓力中受不了的話,提出要離開辦公室,這樣順理成章光明正大將他踢出去,別人也不會有閑話說。

陳子健回想起今天下午被夢秋水叫到辦公室,對方隨便將材料翻了兩下,然後很不客氣的說道:「我真不知道閣下的腦袋裡裝的是什麼,竟然能寫出這麼狗屁不通的東西,拿回去重寫!」

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加班加點弄出的東西,就被輕而易舉否決,他頓時怒火中燒,更何況她根本沒有仔細看。

「夢局長您再看看好不好,您,您剛才那個,那個沒仔細看!」他壓着怒火軟聲細語說道。

「難道一個雞蛋是臭的,你非得吃下去才知道嗎?」夢秋水輕蔑的看了陳子健一眼淡淡的說道。

「夢局長,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對,我向您鄭重道歉,希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宰相肚裏能撐船!」陳子健咬了咬牙低聲下氣的說道。

「哼哼……」夢秋水冷笑了幾聲,「難怪你工作做的不好,原來每天心思就放在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上,你以為我會計較這些無聊的事情嗎?拜託你想辦法把工作搞好吧!」

聽到這句話陳子健的心涼了,看來對方一直在記恨這件事,並且從來沒有放棄整自己。

哪處黃土不埋人,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他動了辭職的念頭。

他冷冷的看了夢秋水一眼:「夢局長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人留點餘地好一點!」說完轉身就要走。

「呵呵,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你算個什麼東西,充其量你就是個流氓!」聽見這樣的話語,夢秋水惱羞成怒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衝著陳子健怒氣沖沖的喊道。

陳子健當時真想劉芒一回,可地方有點特殊。

所以用眼睛狠狠瞪了對方身材好幾眼,在幻想中完成了耍流氓的過程,轉身就走。

估計夢秋水也感覺出他目光中的異樣,氣的喊了一聲:「你站住!」

陳子健轉過頭冷冷的看着對方。

「你剛才什麼意思?」夢秋水問他

「什麼什麼意思?」既然撕破臉,索性陳子健也豁出去了,「對於雞蛋挑骨頭,對不起我不伺候!」

夢秋水氣的俏臉發白:「好,好,既然這樣你給我滾!」

「對不起,本人不會滾,只會走!」說完陳子健轉身要走。

忽然聽見身後傳來驚呼聲,他扭頭一看,愣住了。

夢秋水摔倒在地上,兩條腿支起來,身體向後仰,右手撐着地面,黑色的短裙恰好對着他。

陳子健急忙轉移目光!。

原來辦公室的木地板,有一塊已經壞了,她恰好踩在上面,恰好還是那隻腳,本來就沒好利索,這下好傷上加傷。

「活該!」陳子健心裏說了一句,可看見夢秋水一臉的痛苦,不知怎地心軟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