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之不及》[避之不及] - 第8章 父親(2)

多少改變。滿朝之中,只有謝思與他氣質最為相像。只是一奸一忠,差之千里。所以說,外表都是會騙人的。

「父親。」哀家遣了下人,對他略一彎身,「父親看來精神健朗,然兒甚慰。」

「然兒,你不要與為父打啞語。有話便直說吧。」父親撫茶,淡淡一笑。

哀家有一剎那的恍神,那個笑容,許久未見。在那層窗紙還未捅破之前,在哀家還未嫁入宮之前,這個笑容,一直清清澈澈地活在哀家記憶里。如此說來,有十年了吧……

「然兒記得,父親說過,然兒要天上的星星,絕不會摘月亮給然兒。然兒自然是求父親什麼都答應的。更何況,也不會有比六年前更過份的請求了……」

六年前,哀家跪在父親面前,求他不要造反,助小皇帝登基。助那個讓我們李家生不如死的人的兒子登基!!!!

哀家不知,為何先帝如何篤定哀家會幫他?難道哀家真的為地位和權力所收買?!

先帝與哀家,並無交集。

那個男人,自始至終都未碰哀家一根手指。

哀家當初坐在新房,渾身發抖。先帝只是掀了蓋頭,坐在燈下支着頭看哀家,淡淡道:「我不會碰你,只要這樣看着你就好。」

只要這樣看着你就好!

哀家自認沒有貌若天仙,先帝卻是夜夜到哀家寢宮,挑一盞孤燈,靜靜地看着哀家。

哀家被他看得發毛,夜夜惡夢。最後終究是連噩夢也隱去,麻木了先帝那幽幽的目光。

究竟,哀家身上有什麼,可以讓先帝百看不厭?

一切,直到先帝躺在龍榻上奄奄一息的那一刻,哀家才明白。

先帝死死地握着哀家的手,嘴裏喃喃地道出兩個字:

「疏清。」

如五雷轟頂!哀家想着這麼多年來先帝灼灼的目光,只覺得五臟六腑都要嘔出來!

疏清,疏清……

原來是懷着這樣一番執念,原來這天下姓晁和姓李,先帝都不在乎!!!!!

只是哀家還是做出了選擇,跪在父親面前求他放棄他的天下……

往事不堪回首。

回憶,於尋常人來說,多半如蜜;於哀家而言,卻如利刃,想一次痛一次!!!!!

「然兒想請父親支人去北疆,幫然兒擺平皇帝私自屯兵的三十萬人馬。」哀家笑道,彷彿只是當初向父親討一隻糖葫蘆那般簡單。

「你想護着晁琸那小子?!」父親眼中精光一閃,「他還沒像你想的那般弱。」

「凡事多做點準備總是不差。然兒也為自身安全考慮。」哀家笑道。

「為父試試。三十萬,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終究只聽一道兵符的。」父親從容地抖了抖衣服下擺。

「父親……」哀家欲言又止。

「怎麼?」他問。

「可曾後悔過。」

「你悔過么?」他反問。

「我……」哀家茫然。

「然兒,人生走一步是一步,不往後看,就沒有悔不悔一說了。」父親語重心長道,留下一杯空空的茶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