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之不及》[避之不及] - 第8章 父親

「太后?!」梁言五官變形地看着哀家,臉上冷汗陣陣。

「嗯?」哀家回神,才發現自己正擰着梁言的胳膊轉了又轉。

哀家說怎麼不痛呢,原來不是做夢啊!

哀家歉意地鬆了手:「梁言啊,難為你了。一會支了太醫給你看看。先隨哀家去御書房看看。」

「是。」梁言理了理袖子,打發了下人,隨哀家去了。、

皇帝的書房,堆的不僅是密密的摺子,天下的道理,還有千萬蒼生的福祉。這裡大筆一揮,便決定了一個家族的繁榮,幾十幾百人的生死。天下最榮耀的事發生在這裡,天下最齷齪的事也發生在這裡。

哀家撫着案台,許久不能釋懷。彷彿昨日跪在這裡向父親求救的情景還歷歷在目。這許多年過去了,不知他的心結解了沒有。

我們李家的人,註定是個惹禍的秧子。就因為太容易招惹事非了,不對自己狠一點,不對他人狠一點,便沒有活路。

這裡,哀家已經有一年多沒來了吧。都說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哀家這些年是鬆懈了,竟連皇帝在北疆屯兵也不知。

這御書房中走了兩圈,哀家只是觸景傷情了。其實究竟為何而來,又期望找到些什麼,哀家毫無頭緒。但女人天生便是有靈敏的第六感的,哀家有時也喜歡跟着感覺走,猶豫不決的時候,天性的東西反而最能指引你走出迷霧。就彷彿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真相在那裡,卻又不在那裡。

「太后,人都打發好了。」梁言走到哀家身邊小聲說。

哀家點點頭:「你出去等我。」

梁言退了下去。

哀家走進大殿右邊的一扇小門前,推了進去。那裡是先帝的惡興趣所在,整個房間進不了一絲陽光,陰冷潮濕,先帝曾逼着哀家和他在那裡待了一下午,害人的主意也多半是從那裡出來的。如果先帝說他要靜一靜,如果先帝要靜一靜的地方在這裡,那出來後多半有幾十條人命要向閻王致上先帝的問候。

哀家皺着眉,點了桌上的燭火看四面空空的牆壁。伸手撫過去,在五指沾滿了灰塵後,竟摸到一塊微微的突起。

這一塊磚……

哀家細細地拿過燭火看了又看,終於使勁按了下去。

磚沉了下去,一道石門打開。

原來是有密室的!

哀家笑笑,這是先帝留下的,還是皇帝後來建的?

走進室內,只見滿壁皇帝的親筆字畫,一張又一張,一幅又一幅,表達的思緒益發張揚,看得哀家愣是冒出了一身冷汗。

哀家匆匆走出密室,小心地查看了一番,心依舊是狂跳不止。

想不到,皇帝竟有這般心思!如此一來,謝思,命不久矣!

孽緣!孽緣!

「太后。」見哀家出來,梁言忙過來扶哀家一把。

「梁言啊,李丞相可還在宮中?」哀家緩了口氣問。

「應當還在御宴上。」

「幫哀家招呼他過來吧。就說哀家與他許久未見,想共敘父女之情。」

「是。」

父親依舊像當年一樣,清秀俊逸,除了眼角多出几絲皺紋外,容貌竟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