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之不及》[避之不及] - 第7章 壽宴(2)

!!皇帝,你要怎麼賞她?」

皇帝晃着手中的酒杯笑道:「既然母后發話了,那朕便許了寧妃。若生下的是皇子,便封其為皇后!」

寧妃面露喜色:「謝陛下!」

哀家笑,謝得還太早,太早……

後宮之首,不好當。

當初先帝娶哀家的時候,傳說宮中上上下下都見到一隻火紅的鳳凰飛入哀家寢宮。

前皇后大驚失色,此乃妖物!

果然,先帝拋下後宮佳麗abc ,在哀家處夜夜笙歌。

哀家這隻火紅的鳳凰,從此也便真的在火里煎熬,一怒之下,甩了身上的火星子,以致前皇后烈火焚身而亡。

從此,哀家便坐上大鑫權力第一的女人的寶座。

但譬如打下江山容易,守住江山卻是難的,自己身上的火星子,不知什麼時候也會燒了自己。

酒過三巡,哀家便醉了,要梁言扶哀家回去。

只是後來,哀家倒寧願是真醉了。

「太后……」晁琸皮笑肉不笑地站在花園的御道上。

哀家身子一顫,我醉了……

晁琸手一伸,從梁言手裡接過哀家:「太后醉得委實厲害,不如先在此處亭中歇一歇?」

哀家猛地跳起來:「不必!」

「本王都不知道,太后對本王當年送的東海粉珍珠如此喜愛。竟年年對柯石王子相催索要。太后實在是太過客氣,與本王說一聲,便早就有了。」晁琸有一下沒一下地打着手中的摺扇道。

「不是怕王爺您破費么?!」哀家抽着嘴角笑。

「自家人不說兩家話,本王的便是太后的,何來破費之說?」晁琸笑意更深。

你的我要不起!哀家覺得那句「本王的便是太后的」分外刺耳。

「王爺說笑,哪有什麼哀家王爺家之分,這天下便是皇家的!」哀家打哈哈。

「太后英明。」晁琸向前進了一步,離哀家的距離不過寸余,熱熱的氣息便就此貼上來。

「然兒,」他低聲道,「我只問你,皇上在北疆屯兵三十萬,想趁此折了本王的羽翼,可是屬實?!」

哀家大驚。哀家的眼線確未上報此消息,皇帝何時有了這種打算?!難道之前派瑞王爺去南疆也是……

「看來你不知道。」晁琸在哀家的耳邊吐了口熱氣,退後一步說,「太后,這路上磕絆的地方甚多,還請注意些。」

哀家紅着臉,恨不得將他扒皮拆骨。

晁琸笑笑,展開扇子搖了搖:「梁言,帶你家主子回去好好休息。本王改日再來與太后敘舊。告辭。」說罷,便悠悠地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