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之不及》[避之不及] - 第7章 壽宴

大鑫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哀家壽辰,大赦天下。

哀家在席上宣布即日起正式讓皇帝執政。

群臣伏地:「太后聖明。」

於是,歌舞昇平,舉國同慶。

席間,寧妃施施然走到哀家面前,媚眼如絲:「母后壽辰,臣妾亦備薄禮,還望母后喜歡。」說罷,便命人呈上一匣長的盒子。

哀家打開盒子一看,哈哈大笑,對柯言道:「你究竟是沒用心找還是手腳太慢?否則也不至於被哀家訛得頭痛了。」

匣子中,正是端端正正放着五顆拳頭大小的東海粉珍珠。

柯言惶恐:「太后,此寶確是稀世難尋,可見寧妃娘娘對您的一番心意。」

哀家點頭,的確是可見一番心意的。只是,未必太上心了吧。

哀家拿眼睛睨寧太師,那老不休圓瞪了眼,臉色鐵青,顯然對此也是意外之極。看來是寧妃自作主張,邀功請賞了。

只是,東海珍珠這如此私密的事,她怎麼就知道?!看來哀家有必要好好管管身邊的人的嘴了。

寧妃,這深宮之中,你還太嫩。若是沒有肯助你之人,怕是早晚要成替死鬼。

哀家一陣感慨,想當初,哀家恐怕比這寧妃還要無知百倍,如果不是先帝壓着,現在哀家估計已化成白骨了。

哀家還記得那時哀家初入後宮,年少氣盛,對先帝多有不敬之舉。於是不日便在哀家室中搜出扎滿銀針的小人。先帝輕易彈指間,便捉了一個替死鬼,而真正的嫁禍元兇前皇后,卻坐在堂上等着哀家的伏地認錯。先帝後來狠狠的掐着哀家的脖子道:

「朕只幫你這麼一次!這宮裡,比蛇蠍還毒的人處處都在。明裡暗裡都得防一手。日後你再出岔子,朕也任你被她們吃了!!!!」

於是關了哀家三天禁閉,不送滴水,生生的折了哀家的傲氣。

眼前這媚如春風的妙人,只怕也是一朵嬌花,被霜打了,便和地上的泥和沒了。

「寧妃如此有心,哀家甚悅!但既是哀家壽辰,便不賞你了,日後有空要多來哀家宮裡坐坐,陪陪哀家。」哀家令人收起賀禮,微笑道。

「謝太后,臣妾還有一禮奉上。」寧妃臉上浮出一絲得意。

「哦,是何?」哀家好奇。

「回太后,臣妾有喜了。」寧妃臉上浮出一絲紅暈,拿眼角瞄着皇上。

寧太師的臉上也露出喜色。

哀家轉頭看皇帝,皇帝嘴角勾起一個弧度,卻不由令哀家在心裏打了一個寒顫。

這個笑容,和先帝何其相像!!!!

「果然是大喜之事,甚好甚好。寧妃啊,你這禮物,把什麼都比下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