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之不及》[避之不及] - 第6章 意難平

「這丫頭真是可愛!」哀家笑着對柯言道,隨後對他手一伸,「拿來!」

柯言苦着臉:「太后,你又要訛我!」

「呸!願賭服輸。哀家沒和你算利息便是便宜你了!哀家這太后都做了六年了,你輸的那五顆東海粉珍珠呢?!」

柯言笑笑:「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玩意不好找。」

就是因為不好找,哀家才成心找茬。

想當初柯言心比天高,見到年僅十三歲的哀家鼻孔都是朝天的,整天「我們柯石我們柯石」地念叨,聽得哀家耳朵都快長繭了,卻治不了他。

晁琸那時笑嘻嘻地對哀家道:「然兒,看那小子不順眼?」

哀家點頭。

於是晁琸拉過柯言就比試:騎馬,射箭,書畫……柯言比一次臉就拉長一次,終於憋不住氣跑過來找哀家:

「讓別人幫你算什麼本事?有本事你和我比一場。」

「比什麼?你們男子天生騎馬射箭就比我們好,怎麼比?就好比我讓你和我比女紅,你比么?!」哀家眯着眼問。

「那這樣,我日後肯定是柯石國第一人!我也不強求你,只需將來你的地位有你爹一半,便算你贏!」

「切!誰希罕你讓。我也做個第一人給你看!」哀家跺腳道。

「然兒,別吹牛,口說無憑,我們定個時日和賭注。」柯言倒也認真,「十年為期,我輸了,便給你五顆夜明珠。」

「我不要那個。」哀家掏出晁琸送給哀家拳頭般大小的粉珍珠道,「如此這般形態,大小的,我要五個!」

柯言一咬牙:「好!」

想不到哀家那時就圖好看的珠子,竟這般難得。

「三皇子,如今皇帝都得叫哀家聲娘了,你的東海粉珍珠呢?你倒賴賬賴出習慣來了!」哀家拿眼角瞄他。

「太后,你換點別的,成么?!」柯言苦笑。真是死命催的,現在大鑫國一有使者來柯石,明裡檯面上的話講一堆,下了場子就拉住他轉述太后口諭:

「不知三皇子何日奉上東海寶珠?哀家甚念。」

「那這樣,哀家也不為難你,柯敏不是去謝思房裡取字畫了么?哀家全要了,你抽空讓人送來。另外,你在哀家的壽禮上再加上五顆夜明珠,十株東海火珊瑚,如何?」

柯言如釋重負,心情激動,老淚縱橫:這都多少年了,終於可以擺脫那什麼粉珍珠的噩夢了!於是急忙拱手道:「一定。」

哀家笑笑:依柯敏的性子,大約謝思整個書房都搬空了吧。

過了兩日,柯言果然差人送來了謝思的字畫。

哀家一看樂了,果真是滿滿一車啊!估計柯敏那妮子抄謝思書房的勢頭不會比抄家的弱,可惜哀家現在身份不同往日,不然和柯敏一起,邊抄謝思的書房邊看他那張拉長的苦瓜臉,何其暢快!!

「搬進去。」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