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之不及》[避之不及] - 第3章 算命

離哀家壽宴只有半月有餘,大小官員該進京的進京,藩國的使節也陸續來了。這些天哀家養心殿的門檻都平了不少。

「太后,瑞王爺着人來說一會和皇上議完事,要過來敘敘。」梁言給哀家搖着扇,細聲細氣地說。

晁琸回來了?!

哀家兩眼猛地一睜,精神一振,茶水嗆在嗓子眼裡,猛地一陣咳嗽。驚得梁言忙放下小扇,一個勁地拍哀家的背,嘴裏絮叨着「小的該死,驚了太后的駕。」

「去,給哀家傳話過去,就說哀家這兩日身體不適,不便會客。」哀家喘着氣揮手道。

下邊的小太監忙「是」了一聲,跑了出去。

冤家,冤家來了!

哀家和這老晁家的人向來是八字不對的,先帝在時已經把哀家整得夠慘,瑞王爺的手段也不會差多少。這大鑫王朝,掌權的除了皇帝,哀家,順着下來就是瑞王爺,誰讓着人家是和先帝一個娘胎里出來的,手裡還握着三道免死金牌?

哀家有時候想把他砍了算了,但砍一回不夠,只消了他一道金牌,再想砍時估計他手裡的兵將已經殺到哀家的宮門口了。哀家倒想算計着他呢,只是那老狐狸道行好像比哀家高些。鬥法鬥了許多年,哀家贏的次數用手指都數得過來。

何其不幸,何其不幸啊!

哀家在這裡長吁短嘆,梁言那吃裡扒外的卻在一邊偷笑。

「太后,這終歸是要見一面的。」梁言眼底含笑。

「不差這幾日,壽宴那天見了也可。不是去鎮南疆了么,怎麼回來得這麼快?」哀家心煩,示意旁邊的人把風扇大點。

「可不就是去鎮南疆了?!瑞王爺英勇,把柯石國鎮得跟烏龜似的。這次聽說柯石的王子柯言帶着妹妹柯敏過來,要在咱們大鑫國覓個附馬,增進感情。」梁言眉眼彎彎,也跟着有些神氣地說。

哀家點點頭。這柯言,也算是故人,來過大鑫國幾次。當初哀家的父親負責接待過,哀家和他也算有幾面之緣。只是不知當初那劍眉星目的少年,如今又是怎生模樣。據說柯石國的王久病多時,有意傳位於他,如今柯石國已基本是柯言掌政了。

這邊打發了晁琸的人,哀家想想近日來悶在養心殿里也快發霉了,於是簡簡單單帶了幾個下人,到御花園走走。

如今正是初夏。御花園裡木繁花艷,鳥語鶯啼,倒是賞心悅目的很。哀家遣了下人,就留個梁言在旁邊伺候着。

「嗒……」一塊小石子落入哀家腳邊的池水中,泛起陣陣漣漪。

梁言一驚,厲聲喝道:「是誰,竟敢驚了玉駕?」

「嘻嘻,中原皇宮裡果然規矩多。」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從一旁的樹叢中跳出來,一襲紅衣似火的異族打扮,渾身上下倒是充滿了靈氣。

少女圍着哀家打量了一圈,拉着哀家的手問:「這位姐姐好漂亮,是宮裡的娘娘還是公主?」

一聲「姐姐」叫得哀家渾身骨頭都酥了,心裏老淚縱橫:多少年了,如今都沒有人這麼稱呼哀家了。

哀家微微一笑,架子也放下許多:「你叫我姐姐便可。」

少女也不再深究哀家的身份,又甜甜地叫了聲「姐姐」,叫得哀家眉開眼笑。

梁言見哀家高興,便也識趣地不再說什麼。

少女陪哀家遊了會園,便興奮地抓住哀家的衣裳道:「姐姐,你能出宮么?我聽說宮外熱鬧得很,只是王兄都沒空陪我出去。」

「你王兄是誰?」哀家頗有興緻。

「柯石國的王子,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