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管管吧,太子又去送死了》[陛下,管管吧,太子又去送死了] - 第2章 在死亡邊緣瘋狂試探

太子寢宮。

「陛下,饒命啊…」

一群太醫跪在床榻前面拚命哀求着。

床榻上是臉色蒼白的玉明,坐在旁邊的是身穿紫色龍袍器宇軒昂的玉正乾,只不過現在他的臉色陰沉的可以擰出水來。

就在剛剛幾十位太醫集體宣布,太子殿下已經駕鶴西去。

這就意味着玉龍國後繼無人了。

整個寢宮除了太醫們的求饒聲,其他一點多餘的聲音都沒有。

伺候的宮女太監等人站在旁邊,使勁的低着頭,身體微微發抖。

他們是伺候太子殿下的人,現在太子沒了,他們害怕,害怕皇帝讓他們陪葬。

這時一位哭天抹淚的老者跑上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皇帝陛下,老奴十三是看着太子殿下長大的,沒有照顧好殿下是老奴的失職,恐太子殿下在下面無人照顧…..請陛下賜老奴給殿下陪葬…..」

他的話本是大義凜然之語。

主亡,仆怎可偷生。

然而周圍所有的人都用殺人的眼光看向他。

心中非議:「你特么的一個老不死的是活夠了,別拉着我們呀。」

緊接着所有人都紛紛跪下,聲淚俱下。

「陛下,小的願意陪太子殿下去死,但是我怕黑,下面呆不慣啊。」

「陛下,小的願意陪太子殿下去死,但是我有風濕,下面太潮恐無力侍奉。」

「陛下….小…小的福報不夠,下去也是被打入地獄受業報之苦,恐怕不能侍奉太子殿下。」

臨死之際,這些平時標榜鞠躬盡瘁的僕人,現在粉墨登場,什麼荒唐的理由都能找出來。

半天沒有出聲的玉正乾終於說話了,只不過聲音略顯沙啞,像是老了十幾歲。

「都下去吧,朕想最後再陪皇兒說說話。」

聞言,眾人如釋重負。

就在大家準備離開的時候,躺在床榻上的玉明突然…坐起來了。

然後看着這一屋子莫名其妙的人,疑惑道:

「你們都在哭什麼?……誰死了?」

……….

整個寢宮出現了短暫的寂靜,極度的寂靜,寂靜中還帶着點詭異。

所有的目光齊刷刷的盯着玉明,眼神中帶有一絲畏懼、一絲害怕、一絲不敢相信。

哪怕貴為一國之主的玉正乾,此刻也是一愣,不過隨後突然站起來。

一股王霸之氣陡然升起,指着玉明呵斥道:

「嘚,何方妖孽,竟敢附身與我皇兒,速速離去,不然朕讓你魂飛魄散。」

玉明頭一歪。

想必這是真的以為自己死了,不過也對,要不是系統,自己確實死了。

可是這種起死回生的事情怎麼解釋呢?

「咳咳,父皇,我其實沒有死。」

蒼白無力的解釋顯然不能說服玉正乾,下面可是跪着幾十名太醫,絕對不是假的。

再說了誰敢謊報太子身死的消息。

玉正乾拔出腰間佩劍,直指玉明。

「朕乃玉龍皇帝,授命於天,我兒體內流着皇族血脈,不是什麼宵小之輩可以染指的,速速離去。」

這古代就是這點不好,什麼事情都愛往什麼神啊鬼啊的方面去考慮。

「父皇,我真的沒有死,嗯…..這樣吧,我說一件事兒您就懂了,皇室就我一個孩子,民間傳言是當今陛下醉心於政務,不過那都是場面話,其實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