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情深唯余愁》[彼時情深唯余愁] - 彼時情深唯余愁第2章(2)

r>齊塵御往她簽字處看了一眼,接過離婚協議。
他舌尖抵了下腮幫,將離婚協議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魏大小姐不愧是學金融的。」
他俯身,眼中清冷,「和我離婚,想分掉顧家多少財產?」
陸菲兒一時愣住,她唇抿緊,輕聲道:「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你的錢。」
齊塵御不說話,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三年前顧家生出變故,他父親入獄,他手下產業全變賣還了債。
那時,他身無分文,這個口口聲聲說愛她的女人,在他出事的第二天,便消失了。
後來,他聽聞,她與那高澤成雙入對。
那高家,是陷害他父親入獄的罪魁禍首。
枉他父親,對陸菲兒那般好。
她不過是為了錢可以出賣自己的女人,還有什麼事是她做不出來的?
而她陸菲兒,不知道對父親說了什麼,讓他父親逼得他娶了她。
「滾。」
他的眼中遍布寒意。
他轉身就走,陸菲兒張開雙臂攔在了他的面前。
「你不是喜歡簡一么?
我成全你了,我可以簽保證書,我一分錢都不要你的!」
「是啊,我喜歡簡一。」
齊塵御眼神逼仄,唇角扯起笑意來,「所以我會讓她風風光光的進門,做我的太太。」
他眯眼:「而不是現在和你有瓜葛的時候。」
摔門聲響起,齊塵御進了浴室,冷水衝下來,他抿着唇,手握成拳。
陸菲兒轉身,撿起地上的離婚協議。
電話聲響起,那端是母親的哭聲。
父親重病,被送進了醫院。
陸菲兒匆匆的趕過去,這才從母親的口中知道,魏家要破產了,父親急病攻心。
她忽的就想起齊塵御的話來。
和他離婚,要分顧家多少的財產。
怪不得,他會這樣說,他早就知道魏家要破產了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