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稟告王爺:王妃又去驗屍了》[稟告王爺:王妃又去驗屍了] - 第9章 罰跪,夜公子來討債

孫氏看的明白,樓宇這是明顯的偏心。
每次樓蕭犯錯,捅婁子,大的小的,都是輕描淡寫的過去。
可若是她的兩個兒子做錯事情,那必定是重罰!
她更恨,一年前那毒怎麼沒有把樓蕭給毒死。
樓蕭抿唇,說:「孩兒知錯了。」
誰讓她現在是這樣的身份和處境,而且她也感覺得到樓宇對她是有心庇護的。
可樓宇這個男人終究也不是一個合格的男人,否則她娘又怎麼會死?
「明白就好,日後行事不可再像今日魯莽,你可知道?
你是我樓大將軍的兒子,肩負着重要的責任。」
樓宇正義凜然道。
樓蕭垂着頭,卻暗暗翻了一個白眼,不過這個動作他們是看不見的。
因為她是背對他們。
他總有一堆大道理,她來這兒一年,也是習以為常了。
「是,爹說的什麼都是對的。」
「老爺,瞧瞧他,還不知悔改!」
孫氏只要抓到一點她的把柄,就會死咬着不放。
樓蕭沒吭聲。
樓宇瞪了孫氏一眼,說:「你們都出去,我與她說說話。」
孫氏不甘心,可在樓宇強迫性的視線下,只能離開。
隨着其他人的離開,祠堂的門也緩緩闔上。
樓蕭見人走了,正要站起身來,卻被樓宇給低喝了一聲:「誰准你站起來的?」
這一聲低喝,樓蕭又默默跪了下去。
「瀟瀟,爹知道你也不容易,可如今天子腳下,是你隨意胡來的?」
在人後,樓宇都會叫她瀟瀟。
畢竟原名是樓瀟瀟,穿越過來的這個樓蕭原名也是樓瀟瀟。
樓蕭沒說話。
「爹今日並非要怪你,不過你要去照顧三王爺一月,切記不要暴露了你這女子身份。」
「是。」
她隨口應了一聲。
「跪這兒一個時辰之後,再回去。」
樓宇輕嘆了一聲,「不然你二娘肯定又要抓着你這事不放。」
「是……」除了說這個字,樓蕭還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樓宇輕輕搖頭,轉身走了出去。
祠堂的大門闔上,樓蕭垂眸,嘴邊卻泛起了冷笑。
這個家,沒意思。
……
半個時辰後。
樓蕭覺得膝蓋發軟,偷偷瞄了一眼那柱燃着的香,這才到一半,時間過得太漫長了。
她剛準備起身,忽然屋頂傳來了動靜。
「什麼人

猜你喜歡